<li id="x7lwc"></li>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1.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dl id="x7lwc"></dl>

        2.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浅草茉莉真皇假后(上) 第十章

          真皇假后(上) 第十章

          作者:浅草茉莉书名:真皇假后(上)类别:言情小说
              九珍狂奔着,身子犹如一张拉满弦的弓,随时要崩裂,更好似有什么东西疯狂地撕裂着她的五脏六腑,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她疼得两眼发黑,几乎不能呼吸。

              方才见到的景象足以让她疯狂,要她如何再自欺欺人?如何再听信他的谎言?如?#25991;?#22815;再这么傻呼呼……

              原来,那男人对她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亲密爱怜也都是讽刺,她的心在瞧见那两姐妹在他身上时,就破碎成千万片。

              她捂住嘴,不知自个儿要上哪去,?#30343;?#19968;个劲的往外冲,耳边仿佛听见春彩的叫喊,但她充耳不闻,脚步连停也没停,眼泪肆无?#20667;?#22320;流着,明明是夏初,晚风和煦,她却觉得寒风刺骨。

              她跌跌撞撞的出了东宫,一路狂奔,没想到天也不怜惜她,竟在此刻落下雨水。

              不知不觉间,她跑回权府,看见门口停放着大哥的马车,?#30343;?#22823;哥没瞧见她,直接坐进车里,下一瞬间马车已驶离。

              见到亲人,她心头涌起无限委屈,她想要大哥抱,想对大哥诉苦,可大哥?#25165;?#19979;她了吗?

              不,大哥不会不管她的!她张口欲喊,这才发现声穴被锁着,任她怎么叫,大哥都听不见。

              于是她只好迈步去追,丝毫没有多想,只想要亲人拥抱安慰。

              马车?#33545;?#21518;,她依然追着,到了宫门,侍卫虽被她淋雨又带?#35828;?#29436;狈模样吓了一跳,但她身份尊贵,终究没?#20381;?#19979;她,进宫后,她直奔大殿,因那是大哥与皇上最常待的地方。

              路上见着她恐怖模样的人,无不吓得变脸退避,可在她就要抵达大殿前,手腕却突地教人扯住,接着一个力道将她拉进暗处,避开了经过的宫女与太监们惊异的目光。

              “九珍!”祈夜白焦急的查看,解决杀手后,他立刻去找她,哪知她竟出了东宫,护卫见她疯狂的模样,不?#20381;?#20154;,只能紧跟着,他怕她遭遇危险,心急如焚,最后得知她回到宫里,这才追来,见她安然,他才松了一口气。

              一见是他,九珍立刻如同掉进冰窖般冰冷,浑身发抖。

              瞧见她崩溃的眼神,他马上道:“你误会我了!”

              她摇着首,极力隐?#36335;?#24594;,不愿再听他说任何一句话。

              因为,那都是谎言!

              都是伤她的残酷谎言!

              见她如此,祈夜白俊脸难看至极。“九珍,不管你此刻怎么想我,咱们都回去再说,我将一切?#38405;?#35828;清楚。”她?#30452;?#19978;的伤口极深,血不断流出,全身也湿透,再加上她挺个肚子,不快些为她疗伤、换过干净的衣裳,她恐怕会撑不住。

              九珍却用力推开他,?#24590;?#22320;退离他数步,泪珠扑簌簌地从眼眶滚出来。

              祈夜白向来最见不得她哭,心立时揪成死结,喉头也像被?#20284;?#20303;般难受。

              “好……我现在就?#38405;?#35299;?#20572;?#37027;两姐妹是父皇生前在遗旨中要我收下的,就连皇兄也不能动她们,所以我?#30343;?#36865;不走。”他心痛的看着她?#30452;?#19978;的血在地上聚成血滩。

              她一愣,怀刚、怀柔?#30343;?#30343;上给的,是先帝?

              威平帝为什么在?#29436;?#35201;下这旨意?

              不知她被封了声穴,见她不说话,祈夜?#23376;?#36947;:“我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这么做,又怕你得知后担忧,因为才瞒着你想?#39029;?#21407;因,好早日送她们,这才……”

              这才与那两姐妹滚床?!泪水从九珍指缝中滑落,她望着他的眼神如万年寒冰,恨恨的凝视。

              他一阵凛寒。“九珍,?#30343;?#30340;!我没有碰她们,我是遭到──”

              “你们全退开,谁也不许靠近太殿半步!”

              这时,忽然传来皇后低声命令众?#35828;?#22768;音。

              祈夜白听见这声音,浑身一僵,让九珍不解。

              难道皇后不该出现在大殿外吗?

              可她随即又想到,大哥与皇上就在殿里,这会在殿外守卫的人却莫名消失不少,仅剩少数几个太监守着,如今皇后连这批人也支开,是想做什么?

              由于他们在暗处,皇后并未发觉他们的存在,?#30343;清?#33258;往前走,最后立在大殿窗棂外,满带恨意的两眼毒辣的盯着里头,平日祥和的脸庞都扭曲变形了。

              九珍一惊,不由得也想探首去看,可身子才一动,手就教人拉住,见祈夜白铁青着脸对她摇首,她立?#27492;?#24320;他的箝制,执意要看,但身子再往前移一步,身子?#30452;?#25199;住。

              她愤怒的回头,用力朝他阻拦的手腕咬下,祈夜白吃?#27492;?#25163;,她?#27809;?#25506;头往殿内看,?#30343;?#36825;一望,便教她震惊得睁大眼。

              她看见两个男人在亲吻,神态是那样地缠绵爱?#25285;?#32780;这两人,一个便是她的大哥,一个是当今皇帝!

              他们怎会……她完全呆住。

              蓦地,她被人抱住。“要你别看到的。”祈夜白绷着声说。

              这话的意思……他早就知情?!

              难道,大哥与皇上早就是一对恋人了?!

              难怪,皇上才对皇后始终冷淡,而大哥也在十多年前大嫂死后,不管家人如何期望都不再娶。

              原来这两人……她惨白?#32902;撑櫻?#36716;头望向另一头的皇后,她正双拳紧握,紧咬牙根。

              原来……原来皇后眼底的恨意是这么来的……

              一股同情油然而生,这时,殿里突地传来一声疾呼。

              “皇上?!”

              笔上怎么了?九珍急忙再望进大殿,竟见皇上捧胸吐血了。

              她与祈夜白同时大惊失色,正要冲进殿内,皇后已先踏进去。

              见到她后,祈夜明脸上的错?#21040;?#28176;变成恍然大悟,苦涩笑意从唇边慢慢散开。“原来是你?#20426;?br />
              掩饰不住的狞笑自皇后脸上漾开。“对,是我下的毒,不过,这?#20928;?#19981;至于要你的命,我?#30343;?#35201;你痛苦,要你亲眼看着心爱的人死在我手上!”

              闻方,他?#25104;?#26356;加死白,“你想做什么?!”外头此刻恐怕已无他的人护卫了,就算呼救也不会有人出现。

              “你如此伤我、辱我,你说,我想做什么?#20426;?#30343;后一步步接近。

              ?#21322;?#19981;许你胡来!”吐着血,祈夜明以颤抖的手指着她。

              笔后大笑。“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护他?!”她愤恨地瞥向权?#20048;遙?#24680;不得拆了他的骨。

              权?#20048;?#38381;上眼,自知对皇后有所亏欠,面对她的恨意,也只能承受。

              “我一直善待你权家,只因为你是皇上的好友,哪知,你竟与我抢男人!这么多年来,我被当成傻瓜般?#25991;?#20204;愚弄,白天忍着寂寞,夜里独守空闺,日日独自掉泪,这份苦,这份青春,你们看在眼底,是如何笑话我的?!”她疯狂大笑过后,又流下凄愤的泪水。

              他抿紧双唇,惨白了面?#20303;!?#19968;切都?#27973;?#30340;错,请皇后原谅皇上与我……”

              “原谅?!如果你是女人,我也许会?#31361;常上?#20320;?#30343;牵?#20320;们害得我一生如此悲惨,要我如何原谅?!”她大吼。

              权?#20048;?#22402;下面容,无话可说。

              笔后怔怔的望着他。?#21834;?#20320;的亲人一个个死绝,让你也苍老不少,但显然仍不改皇上?#38405;?#30340;钟爱,能得他数十年不变的垂爱,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20426;?br />
              他蓦地抬头。“臣确实对不住您,但是……请问皇后……权家九口的?#28291;?#19982;你有关吗?#20426;?#20182;忍了再忍,终于颤声问出。

              笔后冷笑,眼底一片恶毒。

              九珍见状,惊愕得仿佛心鼓遭到重捶,耳?#26032;?#38534;巨响。

              她一家九口的?#28291;?#31455;是皇后所为?!

              眼中急速涌出泪水,脑中也出现对死去亲?#35828;?#31181;?#26088;?#24518;。爹娘慈爱的模样,二哥、二嫂溺爱的表情,三哥作弄她的笑靥,五哥无时无刻对她的维护,六哥经常温柔的拥抱,以及大方的七哥老是因她失财,还有,那与她最亲近的八哥……

              饼往的?#24853;?#22312;九珍脑?#20449;?#26059;。这些人,她最爱的人,竟?#30343;?#22240;为皇后的由爱生恨而牵连丧命,那待她如亲娘的女人,就是手刃她一家的凶手!

              她心痛难当,无法接受这事?#25285;?#19968;古脑冲进了大殿。

              祈夜白担忧她承受不住打击,会做出什么事,也紧跟上前。

              笔后突然看见他们,愕然抽出放在袖里的短刀,直接?#33545;?#26435;?#20048;也?#23376;上。“你们怎么来了?#20426;?#22905;惊问。

              “放下刀吧,皇嫂,你不?#33545;?#26432;人了!”祈夜白沉声劝道。

              笔后笑得很复杂。“你也以为权家九口是我害死的?无妨,就当是我干的吧,不过,九珍这?#23601;罚?#25105;是真的希望她?#28291;?#20320;们都这么重视她,我想,她若死去,所有人必会痛苦不堪,而这,不就更能重创权?#20048;?#20102;吗?#20426;?br />
              闻言,祈夜白脸上起了怒意。“今日出现在东宫的杀手,是?#30343;?#20320;派来的?#20426;?br />
              “终于动手啦……”皇后?#30343;?#22833;神一会,怅然一笑。“?#19978;?#22833;败了?#30343;?#21527;?九珍还真是命大啊……”

              “难道人?#30343;?#20320;派来的?#20426;?#19968;听出她的话意,他眯起眼问。

              笔后?#25104;?#19968;变,狰狞起来。“是?#30343;?#25105;派去的人不重要,九珍的死活我也已不在乎,重要的是,我今?#20110;?#35201;杀了权?#20048;遙 ?#35828;着她便要动手。

              “皇后,对不起你的人是朕,你不可以杀他!”祈夜明身上中毒,无力移动身子去救人,只得急吼阻止。

              “对,就因为对不起我的人是你,所以我才要报复你,既然你这般爱他,为了他舍弃了全天下的女人,那我也要让你尝尝被舍弃的痛苦,我要让他永远消失在你眼前!”她刀子指权?#20048;?#33016;口。

              “?#20048;遙?#20320;走,她是女人,杀不了你的!”祈夜明急道。

              权?#20048;?#21364;悲凄的笑了。“不,臣罪孽深重,竟累得一?#20063;宜溃?#22914;今唯有一死赎罪,才能稍减罪孽,皇后若要杀我,我就让她动手吧。”

              “不可以,朕不能失去你!?#22868;?#29366;,祈夜明惊恐不已。

              “皇上,?#23490;?#20276;您够久了,皇后对皇上下毒,其实要杀的是我,只有我?#28291;?#25165;能平息皇后的怨气,这是我欠皇后的,该是还的时候了,来生若有?#25285;?#21681;们再续缘吧……”他闭上眼,一?#37027;?#27515;。

              “是啊,你们就等下辈子再相聚吧!”听见这话,皇后更加怨恨,短刀扬起,毫不留情落下。

              “不,?#20048;藥ぉぁ?br />
              “大哥──”

              九珍与祈夜明同时惊喊出声。

              因为过?#26085;?#39559;,九珍的声穴被她硬生生冲开,喊出这一声后,喉咙立即喷出鲜血。

              祈夜白大惊,上前要查看她的伤势,但她激动地拨开他的手,直奔大哥身侧。

              “大哥……”她声音破碎,但大哥的胸口更是恐怖,那里涌出了大量的鲜血,只来得及对她凄凉一笑,便阖眼断气了。“不!”九珍失声痛哭。

              笔后握着刀,脸上没有丝毫杀人后的?#33485;茫皇?#40635;木地呢喃,“这是你们逼我的。”

              “不管如何,你怎能杀大哥?!杀九珍所有的家人?!你怎能够这么狠心?!”九珍声音激?#20889;?#21713;,每说一句唇边的血就多一些。

              笔后空洞地笑了,“狠心的怎会是我?应该是你大哥,是他狠心夺走属于我的幸福!”瞧见祈夜明那眼见爱?#20284;?#32477;的绝望神情,她心中的恨意又翻涌上来。

              “就算大哥是男人,但相爱有什么罪过?你还我大哥命来!”九珍悲痛欲绝的冲向她。

              “九珍,不要过去!”祈夜白伸手要拦,但错手没抓住她,眼睁睁看皇后举起手上那把刀,直接刺入她隆起的腹内。“九珍!”他目眦欲裂,声音近似野兽般的嘶吼,迅速上前将皇后击飞,勾抱住软下身子的妻子,见她气息凌乱,下半身全是血,他心脏几乎破裂。

              九珍身子抽搐,感觉到血快速由她体内流出。“孩子……我的孩子……”

              “你别怕,孩子……?#19968;?#20445;住的!”他哽声?#20449;怠?br />
              “我……都要死了,哪还可能保得住……”她声音?#35854;啤?br />
              他心一阵紧痛。“你不会死的!”

              她双眼凝望着他,但眼中不见半点不舍,只有恨与不甘。?#21834;?#35753;四哥……留在岭?#24076;?#19968;辈子别让他回来,从此……权家灭绝于……祈氏朝堂,我死后也……不进南陵庙堂,你我,从此恩?#24358;?#32477;!”

              霎时,祈夜白寒毛倒竖,浑身颤栗。“九珍,你……”她的决绝刺痛了他的双眼,男儿泪洒落衣襟。

              “孩子……没生下来也好,今生……咱们……再无牵连……”她费力说完,呕出一口血。

              他不断擦去她的血,却越擦越多,又听她说这话,不禁疯狂嘶吼道:“不!不许这么说,你是我的妃,唯一的妃,你听着,?#20063;?#27809;有负你,我没有!若有,必遭天打?#30528;?#20061;珍,你听见了没?!”

              可九珍早已没了意识,目光涣散,?#30343;?#30452;?#22402;?#30340;望着他的方向,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你不能这样抛下我,九珍,求求你了,相信我……不要死……失去你,我该如何是好……”祈夜白心慌不已,在她乌黑的瞳?#25163;?#24050;见不到一丝光泽,“不!九珍,真正狠心的是你,不要离开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

              可无论他怎么哭,怎么求,怀中的人眼底都不再有他的倒影,有的,?#30343;?#19968;片死寂的黑暗。

              苯不回妻子,祈夜白五指?#21355;?#25893;住妻子再也不动的手腕,泪水蓄满眼眶,他阖上眼,发出了宛如撕心裂肺的哀鸣──

              笔帝急病,骤然驾崩,庙号肃宗,皇后大恸,隔日自尽?#21507;帷?br />
              大丧过后,当太阳从紫?#24524;?#19978;升起,明晃晃的洒落万太金灿光芒时,九尽金璧台上,新帝头戴明珠珠金丝冠,身旁赤金龙袍,袍上的金龙图腾从他的肩?#36153;由?#33267;衣摆,气象万千。

              站在天下的至高顶点,面无表情地俯视跪伏在脚下高呼万岁的万民。

              “天佑吾皇,天佑大?#24120; ?br />
              “大莱国祚万年,万万年!”

              耳边,歌颂声绵延不绝,他脸上无一丝?#33485;?#30340;笑容,?#30343;?#32531;缓撑开双臂,状似想振翅高飞,但当手伸向空中后,又紧紧握起,紧到仿佛要捏碎什么。

              当他徐徐侧首,倏然发现身旁空无一人,不禁颓然缩手,两行泪,潸然落下。

              原来,这就是一俱的天荒地老,一个?#35828;?#28023;枯石烂。

              大哥在权?#20048;?#27515;去后,当场自杀,皇嫂也疯了,隔日由他赐下白绫让她自尽,从此,他身边亲近的人一个?#30343;#?#30343;嫂?#22836;?#30340;,最后竟?#30343;?#20182;!

              抛下歌颂声不绝的万民,祈夜白走往大殿,周彦黯然地为他阖上殿门,也为他挡去外头所有的喧扰。

              大殿里头停了一具棺木,他独自走上前,抚着棺木,静静地垂下肩膀,脑海中幽幽出现过往云烟──

              一阵清脆的推门声传来,循着声音看去,一个明眸皓齿的五岁小女娃摇蔽着小小头钻进大厅,一见到他,先是规矩的问安,然后,朝他做了鬼脸。“什么九皇子,我权九珍才是九祖宗,你少跟我?#28291; ?br />
              八岁的她,梳着双鬟髻,身穿大红色百褶裙,缓缓从寝房里走出来,拉着他往无?#35828;?#35282;落去。“老九,我可告诉你──”

              “老九?#20426;?br />
              “你排行老九?#30343;?#21527;?好了,废话少说,我今日不想去私塾读书写字,你帮我!”

              “怎么帮你?#20426;?br />
              “还不简单?你我都属九,身材也差一些些,你就穿我的?#36335;?#39030;我的位置去!”

              那年她十岁。

              “我为什么非嫁给你不可?!”

              “我也不想娶好不好!听说是我小时候‘贪嘴’闯的祸,你如果不想嫁,可以不要嫁!”

              “真的?!”

              “你讨厌我吗?#20426;?br />
              “谁说的,我很?#19981;?#20320;,你是我的九哥!”

              她十三岁。

              “与七哥亲嘴是什么滋味?#20426;?br />
              “我哪有与他亲嘴了?我是输气?#20154;?#20320;别胡说!”

              “子诩碰在一块了,这?#30343;?#20146;嘴吗?#20426;?br />
              “哪是!”

              “就是!”

              “你生气了?#20426;?br />
              “没有!”

              “那为什么绷着?#24120;俊?br />
              “你靠近我一点,快!”

              ?#30333;?#20160;么呢?#20426;?br />
              “也给我输气看看,我瞧这是?#30343;?#20010;吻。”

              “你!无?#27169; ?br />
              “你给他输所不无?#27169;?#32473;我就无?#27169;浚 ?br />
              “你又没落水!”

              “这不落了?#20426;?#20182;抱着她跳下池水,在水?#20449;?#30528;她惊恐的脸?#21448;?#37325;吻上。“以后,这唇只能我碰,谁也不许碰!”

              十七岁,一场私奔,终于将她顺利拐成他的妃,他?#32769;?#33509;狂,?#32769;?#33509;狂啊!

              可是大婚那日,七哥出现在她的凤轿外,他知道她的?#25509;直?#19971;哥夺了,虽然怒不可遏,却没上去痛宰七哥,因为他晓得七哥对她的心,这算是自个儿最后一次的放纵七哥吧。

              九珍是他的,心是他的,人也是他的,七哥什么也得不到,能得的不过是一个?#30343;?#33293;的吻。

              但尽避如此,他仍是气愤,所以,他也朝九珍亲了一口,抹去残留在她唇上其他?#35828;?#21619;道。

              哀了抚自己的唇,曾吻过九珍的余温早已不再,祈夜白知道自此以后,他的心也随着棺里?#35828;?#39746;魄离去,完全被撕裂了。

              抱着棺木的身子缓缓滑落至地上,他心痛得不能自己。

              “九珍……九珍,你若知道?#19968;?#24471;如此痛苦,?#22815;?#27515;得那么痛快吗??#22815;?#24102;着咱们的孩子死得这么痛快吗?!”他对着棺木里的人痛苦呢喃。

              “你说过,会一直陪在我身边,这是海枯石烂的?#20449;担?#26159;天荒地老的诺言……但你为何食言?为何要食言?!”

              “倘若有灵,你?#22815;?#22238;来寻我吗?#20426;?#20182;殷殷询问。

              “会吗?九珍……我的九珍……你会回来寻我吗?#20426;?br />
              贬吗……

              *大莱新帝祈夜白究?#22815;?#23432;着一个?#35828;?#28023;枯石烂到老,还是求来另一个深爱的女人?请继续注意浅草茉莉花园系列1485《真皇假后·下》

              ──“完”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 七星彩特区彩票论坛 真钱捕鱼 江苏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特码资料开奖记录 北京快中彩奖池 江西时时彩12路杀号 江苏快三走势图爱彩乐 广东时时彩网上怎么买 31-7体育彩票走势图 广东彩票开奖网下载 彩票安徽25选5 老版死人 电子游戏产业竞争 上海时时彩乐开奖结果 按照新疆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