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x7lwc"></li>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1.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dl id="x7lwc"></dl>

        2.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倪净一百零一夜 第十四章

          一百零一夜 第十四章

          作者:倪净书名:一百零一夜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梦里的她因为天天想着沈约,所以天天都在哭,可是沈约不在了。

              然后,她又梦见沈约说他后悔离婚了,可是她却害怕再过以前那样的日子……

              睡梦中,白小梨眼眶含泪,豆大的泪珠滑落隐在发际。

              坐在病床边,沈约看白小梨脸颊滚落的泪水,柔柔的伸出手帮她拭去泪水,“小梨,醒了吗?#20426;?br />
              沈约低声唤着白小梨,脑子里浮现的是刚才来看白小梨的纪一笙,白小梨怀孕了,而且她也曾在其他医院做过产检,已经二个多月了。

              原来,她怀孕了,怀了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沈约的手轻轻放在她还是平坦的小肮,很难相信那里竟然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二个多月了,那就是他趁她酒醉时跟她上床的那一夜怀上的。

              她知道?#32422;?#24576;孕了吗?沈约不觉望着白小梨的脸,为了小孩,她死活都要离婚,还扬言要找别的男人生孩子,结果,老天爷似乎在跟她开玩笑,兜兜转转了一圈后,她是怀孕了,可孩子的爸是他。

              因为一直盯着白小梨,当第一时间发现她的睫毛扇动时,沈约已倾身向前,轻声唤她,“小梨。”

              白小梨以为?#32422;?#22312;作梦,梦醒后,?#21364;?#22905;的又是一个漫漫长夜,谁知,当她睁动眼皮睁开眼睛时,入目的是她曾经很想很想的男人,沈约。

              他怎么在这里?白小梨昏睡了好几个小时,此时已经天黑,入夜后,病房的窗外是一片漆黑,而为了让她安稳睡一觉,沈约只在病床角落亮了一盏灯。

              “醒了吗?#20426;?#27784;约握住她没吊点滴的小手,倾身与她对望,看着她眼里的恍惚,眼角柔和不少,连嘴角都不经意地勾起。

              听着沈约的声音,白小梨确定她不是在作梦,只是沈约为什么在这里?她又为什么在这里?她转头看了看四周,同时也瞄到了?#32422;?#27491;打着点滴,“?#20197;?#20040;了?#20426;?#22905;记得她是在秘书长室谈调职的事,怎么会一转眼人就躺在病床上了。

              “你昏倒了。”她昏过去那时,他正在公司开会,是秘书长派人通知他,在?#28982;?#36710;赶到前,他已经丢下重大会议,脸色沉重当着所有人往外冲。

              还好,她没事,而他也没让她一个人在?#28982;?#36710;上,而是能一?#25918;?#30528;她过来。

              听到?#32422;?#26127;倒,白小梨像是想到什么,惊慌地想挣开沈约的手掌,“我的肚子……”

              “没事,一笙帮你看过了,肚子里的宝宝没事。”沈约不让她挣开,带着霸气的语气告诉她。

              他知道了?白小梨的脸色一下子刷白,?#24597;?#22320;将目光调向沈约,与他四目相对。

              “你是不是要我拿掉?我跟你说,这是我的孩子,我跟你已经离婚了,你不能动我肚子里的孩子。”白小梨记起,她还有过一次扬言,要想尽办法怀孕,那时沈约也动怒了,直接撂话,要是她敢不经他的同意意外怀孕,他就让她堕胎。

              见白小梨防他像在防贼,更拼命地挣着手,不让他握着。

              沈约却没顺她的意松开手,反而是将两人交握的手放在她平坦的肚?#30001;希?#35841;跟你说我要你拿掉孩子了?#20426;?br />
              “你……你不会吗?#20426;?br />
              原来在白小梨眼中,他是个会逼她拿掉孩子的男人,沈约想到这里,不禁露出苦笑。

              “不会。”

              “真的?#20426;?br />
              “真的。”沈约又给了她一个保证。

              听到这话,白小梨全身放松,不再挣扎,反而是由着沈约继续握着,却没想到她脸上?#24597;?#20986;一个放心的笑时,沈约的声音又响起了。

              “但我有个条件。”

              白小梨倏地马上露出警戒的表情,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沈约看,“什么条件?#20426;?br />
              “明天天一亮,户政的大门一开,你就跟?#21307;?#21435;重新登记。”

              “登记什么?#20426;?#30333;小梨一时没听明白。

              沈约见她这时的呆?#24403;?#24773;,忍不住露出宠溺的笑,倾身在她唇瓣上啄了一口,“登记成为沈太太,你不要忘了,你肚子里的宝宝,我也有份。”

              白小梨被这话给楞住了,一时没回嘴,待她回过神,想要说不时,沈约又一次啄了她的口,这次,他不再是浅尝即止,而是?#30001;?#20102;这个吻,舌头探入她口中,勾住她的粉舌吸吮。

              因为太想念她的吻,沈约这个吻纠缠了好久,没握住她手的大掌,则是顺着肚子往上,一路来到她丰满的**,调情地揉捏几下,而此时的白小梨,身上除了病服跟小内裤外,内衣早在换病服时被沈约脱掉。

              沈约的手掌罩住她柔软的**,最后还不满足的从病服下摆探入揉捏,最后在他停下这个吻时,白小梨早就他吻得?#30475;?#21505;吁,眼带迷蒙,红肿的唇瓣看着很是诱人。

              因为是医院的顶?#20828;?#20154;房,沈约不怕有人闯入,而白小梨的病床也不是那种简陋的单人床,而是大得可以容得下两?#35828;?#21452;人?#30149;?br />
              沈约?#36824;?#24471;情动,见她?#28783;?#22320;盯着?#32422;?#30475;,索性也跟着上了床,在白小梨惊觉时,沈约已经将小心地她翻身抱趴在?#32422;?#36523;上,而宽松的病房也被他拉?#20828;?#25187;子解开,露出雪白的身子,“不要,沈约,你不要这样……”

              白小梨被他突来的发情吓坏了,又见他拉扯她的病服,紧张地想要躲开。

              “别动,小心点滴,我只是想抱着你,不会做其他的。”沈约怕她挣扎?#20828;裊说?#28404;,但他的手却一点都没停下。

              白小梨瞄了一眼点滴,深怕不小心就跑针,不?#20197;?#20081;动,只能乖乖由着沈?#21450;?#24067;,他的大?#24179;?#24320;病服后,就这么肆无?#20667;?#22320;在她身上游走,整个脸埋在她颈间,一下啃一下吻地,很快地就烙下朵朵的红印。

              沈约虽动情,但他知道场合不对,也想起纪一笙说的,白小梨身子有些虚弱,也?#37266;现?#23475;喜情况,所以要更小心照顾,为此他虽渴望占有她,却还是停下所有的动作。

              只是一手抚在她身子,另一手撑着手肘,粗喘着气看着白小梨。

              因为沈约突来停下抚摸,白小梨本是半闭的眼睛睁开,就见沈约俊容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她羞得只想找洞钻,用她笨拙的手拉好病服,还不忘重重的槌着沈约的胸膛,没想到却惹来他得意的大笑。

              “剩下的,等我们回?#20197;?#32487;续。”这话,是附在白小梨耳边说的,说完,他还不忘咬了一口她白嫩的耳珠子。

              这女人,终于又回到他怀里了。

              沈约的想法很直接,白小梨怀孕了,自然是要跟他再婚。

              可惜,白小梨这回有了肚子里的宝宝当兔死金牌,只要沈约稍微强硬一点,她马上就拿宝宝出来当挡剑牌。

              一会儿肚子疼,一会儿想吐,一会儿腰疼,一会儿脚酸,只要是能想到的毛病,白小梨马上就脱口而出。

              也因为白小梨是真的害喜?#29616;兀?#27784;约天天亲眼看着,自然心疼得紧,哪里还会勉强她。

              再婚这件事,本来是怀孕后第一要紧的事,结果却成了最不重要的一件小事,而白小梨本来调职当总经理室的助理,工作是要协助新上任的江秘书。

              白小梨以为她以怀孕为借口,沈约就会妥协,没想到沈约这人,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妥协,就算她天天害喜,早上赖床,他都有办法把她抱进车里,一路由?#20928;?#36865;着他们到公司。

              沈约不要脸,白小梨还要脸,为了怕沈约真抱她坐电梯,?#36824;就?#20107;发现,白小梨再怎么不情愿,只肯让沈约搂着?#32422;海?#20877;多的亲密举动她打死都不肯。

              以前当助理,天天忙得连饭都没空吃,更别说坐在?#32422;?#21150;公桌前了。这回,她再当沈约的助理,办公桌?#35805;?#36827;总经理室不说,她天天除了在座位上电影片,玩游戏,就是无聊地喝着牛奶,啃着零?#22330;?br />
              “白助理,沈总中午赶不回来公司,这是今天中午你的午餐。”说话的人是江秘书,不但腿长腰细,脸蛋美,还是个胸前很有料的美女,但这?#21796;?#31192;书却跟白小梨很合,相处得十分融洽。

              白小梨刚看完一部电影,此时靠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因为刚才跑去厕所呕吐,此时还有些?#27425;浮?br />
              见江秘书拿了午餐过来,闻着味道难过的她,再一次捂嘴?#27425;浮?br />
              “?#39029;?#19981;下。”

              “不行,沈总特别交代我,一定要看着你吃下午餐。”江秘书十分尽责,如果没有相处过,白小梨应该也相信这个江秘书是个有心机的女人,才会被沈约选中当秘书,而?#19968;?#21487;能是爱慕沈约的女人,她很纠结要怎么跟这样的女人和平相处。

              可沈约却私下告诉她,这位新任的江秘书,其实早就名花有草,而且她的?#20449;?#21451;还是公司某位年轻主管,那位主管她知道,跟沈约交情不错,能力也强,是沈约十分看重的下属。

              因为误会解开,白小梨的人也不是那么爱?#24179;希?#20877;说,江秘书对沈约确实很少多说一句,只是人长得媚又娇,声音又甜又嗲,怎么看都是个人间?#20219;錚?#38590;?#21482;?#34987;大家误会她在勾引沈约。

              白小梨强不过江秘书,只得妥协,“不然你陪?#39029;裕俊?#22810;一个人吃饭,胃口?#19981;?#22909;一点。

              江秘书也不矫情,将午餐放在茶几上打开后,三菜一汤,还有一道松板牛肉,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

              白小梨看着江秘书吃得津津有味,似乎也有了胃口,拿过碗筷,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就怕吃多了又要恶心?#27425;浮?br />
              “白助理,你要多吃一点,你太瘦了。”江秘书很好心的挟了一大块的松阪牛肉给白小梨。

              白小梨也马上咬了一口,“我怕吃多了会吐。”

              “那吐了再吃?#37096;?#20197;。”

              白小梨很想?#24202;到?#31192;书,但是又没觉得她说错,本来就是吐了再吃,不然她哪有营养给肚子里的宝宝。

              “今天沈总不在,刚才其他部门团购买了珍珠奶茶跟松饼,我也帮你买了一份,吃完了午?#20572;?#25105;们继续大吃大喝。”

              白小梨以前没相处过,不知道这?#21796;?#31192;书是个吃货,不管哪个部门有什么零食点心团购,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总是能?#30001;?#19968;份,而自从白小梨来了之后,她也很阿?#27785;?#22320;连同她的份也一起买了。

              听到了?#32422;?#30340;最爱,白小梨本是苦着的脸,顿时有了笑颜,“可是现在吃多了,我怕等一下吃不下。”

              “怎么会呢,吃了不是都会吐出来,等吐了再吃就好。”这?#21796;?#31192;书说话很直接,但这么直接让白小梨有时招架不了。

              “江秘书,你怎么对孕吐这么了解?你不是还没结婚?#20426;?br />
              江秘书本是吃?#27809;?#24555;,因为白小梨的一句话,筷子顿了一下,“老实说,如果可以,我可能不会生。”

              “为什么?#20426;?br />
              “我怕身材走样,到时?#32422;?#30007;人出轨,那我不是天天抱着孩子哭。”

              “可是有了孩子,不是会更让两人更相爱,共同组织一个幸福的小家庭?#20426;?br />
              “这要看男人,有的男人下半身思考,只想看漂亮的女人,女人一旦结婚,就是昨日黄花,男人看久了?#19981;?#33147;,如果再生个孩子,连打扮都没时间,天天就是个黄脸?#29275;?#20320;觉得男人看着还有感觉吗?#20426;?#27743;秘书像是过来人似的说着,而她边说,白小梨的脸色也随着往下沉,最后小脸再次成了苦瓜脸。

              “不一定所有男人都这样。”白小梨有点弱弱的?#24202;擔?#22905;心中的沈约就不是。

              “除非那男?#22235;?#37324;不行,白肋理,我老实跟你说,我从幼?#31245;?#19968;路当校花当到我大学毕业,在这快二十年的校花日子里,我碰过的男人,全都是有异性没人性,只会看美女,然后想着怎么拉美女上床,没有一个例外。”

              “可是……”

              “沈总看着虽然不是那么色,可是到底还是男人,一定也爱?#32422;?#30340;女人漂亮身材好会打扮,你现在身材还没走样,等你肚子一点一点大起来,最后肿到像只恐龙时,到时他的眼睛看的肯定都是外头那些勾住他眼珠子的女人。”

              江秘书说得信誓旦旦,白小梨听得心肝直颤,本来还有些胃口,听完这些话,她筷?#21448;?#25509;放下来,低头看着?#32422;?#26377;些微凸的小胰。

              江秘书见白小梨被?#32422;?#21523;着了,连忙安慰,“白助理,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只要记住,?#32422;?#30007;人一定要管好,不能让外面的女人有机可趁。”

              “可是我要怎么管?#20426;?#22905;跟沈约到现在还是妾身不明,当初是她死活不肯去登记,现在只是同?#23588;说?#36523;分,而?#19968;?#26159;住在她那个小鲍寓里。

              江秘闻言,露出了一个狐媚的笑,“那当然是让他没心思,没体力,没精力在外面乱来了。”

              白小梨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江秘书话里的意思,小脸马上刷红,红得都快要能滴出血来了,

              “我……我……”她当然主动勾引过沈约,但勾引的结果都很惨重,她觉得?#32422;?#24635;像是死了一回,现在肚子有宝宝,沈约就算真的要她,也是很小心,就怕伤了宝宝。

              江秘书似乎?#37096;?#20986;白小梨的窘境,忍不住炳哈大笑,“是不是怕引火自焚?#20426;?#30333;小梨轻点了头,

              “那?#37096;?#20197;改用其他方式……”

              江秘书见白小梨眼睛瞪得老大,随即笑得?#29992;粒?#30007;人?#21450;?#26032;花样,只要分寸拿捏好,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白小梨觉得?#32422;?#34987;上了一课,亏她还当了好多年的人妻,“江秘书……”

              看着眼前吃饱正在收?#23433;?#20960;的江秘书,白小梨弱弱的问了一句,“你也这样跟?#20449;?#21451;玩吗?#20426;?br />
              一句话,江秘书本是狐媚的小脸,顿时红得像熟透的蕃茄,手忙?#24597;?#22320;差点没打翻午餐?#23567;?br />
              “谁说的……我们才没有!”

              白小梨见江秘书逃命似的拿了午餐?#20449;?#36208;,她拿过面纸擦嘴,疑惑的想,江秘书怎么比她想象的还害羞,不是自言豪放女,只想同居不想结婚吗?

              三个月后,白小梨的肚子像?#28783;?#29699;一样鼓了起来,怀孕的事也不迳而走,不少同事见着她,都不再喊她白助理,而是直接喊她总经理夫人。

              白小梨?#30475;?#37117;?#21563;澹?#20294;她的话大家都左耳进右耳出,光看她天天跟沈总同进同出,沈总对她的宠爱,除了眼瞎,谁看不出沈总对她的爱意。

              而本来的害喜也在这个月后,慢慢减少到不再害喜,因为怀孕,白小梨跟当初怀孕的安娣一样,胃口变好后,自然是海喝海吃,什么都想装进肚子里,还总自我安慰,是肚子里的宝宝贪吃。

              沈约宠她,也由着她吃,看着她圆润的小脸,白净亮透的嫩肤,就算身材整个走样了,沈约却怎么看都看不腻,自然是上下其手,把白小梨啃得一干二净。

              因为昨晚被沈?#21450;?#22812;给吻醒,折腾到了大半夜,白小梨这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时,竟然快中午了。

              转头看另一侧,发现沈约?#19981;?#22312;睡,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白小梨难得有机会看沈约的睡相,比起沈约要早起晚睡,她一直都是早睡晚起的爱好者,能赖床就非赖不可。

              她撑起手时,侧身看着沈约,而因为她的动作,本是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被子下的她一丝不挂,沈约露出的宽厚胸膛,也有几处像是咬痕的红印。

              再次同居,他们都没再提起彼?#35828;?#24863;情,也没再说过爱不爱,喜不?#19981;?#30340;问题,可是白小梨心里很明白,她爱沈约,一直只爱这个男人。

              那他呢?在跟她分开的日子里,有没有曾经?#38405;?#20010;女人动心,或是有没有跟女人上过床?

              想到沈约曾经有过其他女人,白小梨醋意乱入,这是她的男人,别的女人不准碰。

              为此,她低头在沈约脸颊?#30331;?#19968;口,见他没醒,她又伸手在他眉眼间轻抚。

              “沈约,我爱你。”白小梨见他熟睡,小声地在他耳边说爱意。

              下一秒,本是在熟睡的人,竟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嘴角含笑地俯视她。

              “你不是在睡觉?#20426;?br />
              “是你把?#39029;?#37266;的不是吗?#20426;?br />
              “我哪有?#20426;?#30333;小梨辩解,“你不要压着我的肚子,宝宝会被你压坏了。”

              沈约哪里?#37266;?#21040;她的肚子,他可是很小心地撑着身体,不让?#32422;?#30340;重?#32771;又?#22312;她身上。

              “再说一次。”

              “说一次什么?#20426;?br />
              “你刚跟我说什么?#20426;?br />
              “我哪有说什么?#20426;?#30333;小梨打死不认,小脸蛋却一点一点地臊红,赶紧把目光移开,不敢与沈约对看,若是知道他并没有睡,她哪敢说什么爱不爱的。

              ……

              许久之后,满足?#35828;?#20182;,不?#24050;?#22312;白小梨身上,而是撑起身子,见她泪眼地望着?#32422;海?#27784;约心一软,哑着声告诉她,“我也爱你。”

              白小梨笑着拉过他的手吻了吻,两人又搂抱成一?#29275;?#22240;为是周末,不用上班,不用早起,两个人任性地在床上滚了一次又一次的床单,幸福的滋味在床上蔓延开来。

              “白小梨,星期一不准赖?#30149;!?br />
              “为什么……”被折腾得睁不开眼的白小梨抗议。

              “星期一早上,户政一开门,我们就去登记。”上一回的登记?#24576;?#21151;,这回,沈约没打算让她再有借口了。

              白小梨没有回应。

              “老?#29275;俊?br />
              “知道了?#30149;!?#30333;小梨被那一声老婆叫得脸红,脸上荡了甜甜的笑,反正星期一还没到,再说户政又不会跑掉,早上没去,下午也能去。

              ?#25937;?#20070;完】    (快捷键 ←)589578.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