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x7lwc"></li>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1.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dl id="x7lwc"></dl>

        2.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言午午判官姑娘爱撩神(下) 第十八章

          判官姑娘爱撩神(下) 第十八章

          作者:言午午书名:判官姑娘爱撩神(下)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八章 井里藏的秘密

              旧居重眠,在荆家的这一晚,徐清明睡得很不好,他总是想起他在这里所作的离奇又旖旎的?#22909;巍?br />
              梦里的两人是他和崔钰,但又彷佛不是,他比现在更高大,而崔钰也比如今……更勾人。她就穿着一件半透的大红薄纱,细长的脖颈和胸前的浑圆白得晃人,滚烫的手脚攀缠在他腰间,牙齿一点一点磨着他的嘴唇、胸膛、小肮,甚至……那里。

              徐清明起身去院子浇了一头冷水,又吹了半宿风,身体里的炽热才慢慢缓下来。

              那梦太真实了,连崔钰的呼吸和温度都无比真实,他能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心跳喘息,还有发?#38405;?#24515;的一种压抑不住的欢喜。

              “徐清明?你怎么不穿衣裳?”崔钰半夜起床,摸到身边没了人,半梦半醒间,赤着脚走到院子里寻人,这会儿说话的声音都黏乎乎的。

              徐清明闻声回头,顿时在心里骂了句“该死”,只见崔钰睡得?#38498;?#22823;半边里衣滑落肩膀,里面穿的肚兜也扭扭歪歪,左边那?#21028;?#27185;桃都露出来了!

              小泵娘初长成,身段刚抽条,腰身不怎么明显,但因?#21028;?#26102;候吃得好,胸和**都圆润起伏,龙虎山底下的小子们见了,都忍不住要?#24471;?#20960;眼。

              月色下,她睡意朦胧站不稳,嘟囔的小嘴就像朵鼓起的花苞,挂着盈露要滴不滴的,把徐清明心里的火又点起来了。

              他把本来打算泼?#25104;?#30340;水?#32942;?#22047;嘟”灌嘴里,拿起外衫胡乱套在光luo的身上,散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到崔钰跟前把她抱起来回屋,摔到床上。

              崔钰摸着**,无意间?#21561;?#24464;清明的眼睛,里面闪着光,亮得吓人。她下意识?#35835;?#25238;,“你喝醉了?”

              徐清明傍晚的确喝了不少酒,和他对饮的荆大哥早就醉倒,被荆嫂子甩上肩膀扛回屋,但徐清明却很清醒,他很小就发觉自己喝不醉,哪怕喝到胃痛恶心,他的头脑都无比清醒,可以冷眼看着别?#35828;?#30334;般醉态。

              但今天,他却觉得,自己真的醉了。

              他侧身躺在崔钰旁边,眼里明亮得像燃了火把,心里也烧得厉害,?#32433;?#23601;借着醉酒的谎,一?#23547;?#22905;揉到怀里,在她头顶额角胡乱亲了两口。

              亲完更觉得不过瘾,但看崔钰跟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缩成一团一个劲儿抖,他又怕真把她吓着了,?#22993;桓以?#20570;别的,伸手把她搂得更紧,咬着她耳朵安慰,“没事了,我不碰妳了,别害怕了,嗯?”

              心里却想,这小东西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我都快睡不着了……

              又想,算了,就让她再好好睡几年,?#20154;?#21040;了十五岁,有她睡不了觉的时候。

              想到这儿,徐清明心情好了不少,手指捏着崔钰的下巴晃了晃,亲了下她的鼻尖。

              ?#20843;?#21543;。”好好睡觉,快点长大;快点长大,好好睡觉。

              徐清明眼里的光芒比月色都亮,崔钰哪里睡得着?她?#20843;?#30528;得把他心思岔开,连忙开口问:“我们明天要去哪儿?”

              “我们去同盟。”徐清明也没有睡意,他慢慢拍着崔钰的后背,讲睡前故事般,声音柔和低沉,?#24052;?#30431;是一群志愿与墨云阁对抗的人秘密集结的联盟,十分神秘,我因为妳的?#20498;剩?#21069;不久也想方设法加入了他们。同时,同盟也是他们的一处圣地,据说在那里可?#22278;烧?#21040;一些药草,能够治疗本来只?#24515;?#20113;阁才能治的病,以此来削弱墨云阁的势力。”

              崔钰一顿,“我们不是出来找黑泉的吗?”

              “嗯,也是在加入同盟后,?#20063;?#22312;无意中听说,黑泉泉眼很可能就在同盟圣地里。”

              这话在崔钰脑袋里回荡了半宿,清早起来,她的黑眼圈比锅底灰都深,边点着脑袋边吃早饭,差点把?#21507;?#36827;汤碗里。

              “方才天没亮,有一伙也要进同?#35828;娜说?#20102;,说什么?#23478;?#31435;刻进去,?#20843;?#20204;先吃了早饭都不肯听。我看他们不知轻重得厉害,就先把他们打发进去了。”荆大哥大口就着烧饼,两三口喝光了碗里的豆腐脑,“咱们等正午再进去,里面到?#23376;?#20123;古怪东西,天不?#20004;?#21435;,容易出事。九年前就有一个,竖着进去横着出来,那模样……唉……”

              “别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荆嫂子左右手举着迭成小山的烧饼,走到桌前一扣,锅碗瓢盆被震得全晃了一遍。

              她把烧饼装进袋子,给徐清明和崔钰做口粮,还不?#29616;?#21648;,“但进去?#38498;?#36824;是要小心。不要喧闹,不要惹事,尤其后山,那里竖着牌子,牌子后面绝对不要进……”

              徐清明一一应了,等到午时,他抱起崔钰,背好包袱,和荆大哥一起走到荆家后院。

              荆大哥在一处普通的围墙前停住脚步,撸起袖子,突然大喝一声,手臂处暴出数根?#22047;睢?#20182;退后一步,双手按住墙面,用力推动。

              不多时,一块半人高的拱月形墙壁被推后,露出条狭窄的石阶,一路通往地下,潮气上涌,深不见?#20303;?br />
              徐清明背着崔钰和荆大哥踏上石阶,随着水声?#27975;?#20182;们走到石阶尽头,竟是条洞中小?#27185;?#19968;条小船拴在石阶边的柱?#30001;希?#33337;面上画满了古怪的图腾。

              崔钰?#21561;?#22270;腾,?#25104;脖洌?#20294;洞内幽暗,没人注意到这点。

              他们坐上船,荆大哥划起桨,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在水洞里前?#23567;?#20063;不知过了多久,洞顶滴下的冰水已经浸透了徐清明的肩头,前方才露出一丝光?#21834;?br />
              荆大哥扭头,对徐清明低声说:“把令牌拿出来。”

              从徐清明手里一接过令牌,荆大哥手臂高举,晃动着做了几个手势,接着一把将令牌掷了出去,几乎瞬间,一条竹子搭成的小舟“?#30149;?#22320;出现在船头,上面站着一位戴着黑纱斗笠的黑衣船夫,手里握着的正是荆大哥掷去的令牌。

              “?#25233;?#33021;送到这儿了,”荆大哥的声音更低,“三日后午时,我在这里接你们。”

              徐清明拱手道谢,抱着崔钰,上了小舟。

              小舟只用几根竹?#36864;?#26494;绑着,随?#21028;?#28165;明的?#26087;希?#25671;摆得厉害,“吱嘎吱嘎”响个不断,好像马上就要散开,船夫却像没听见一样,不等徐清明站稳,就径?#34987;?#36215;船,手中撑着的竹?#36879;?#19968;触水,小舟就如箭般向前冲去,迫得水高高溅起,几乎形成一道水帘,把小舟包裹在里面。

              崔钰这舟坐得心惊动魄,脚上了岸,心还怦怦直跳,脑子里晕乎乎的,?#20004;?#22312;方才的惊涛骇浪里缓不过来。她摸?#21028;?#21475;深吸两口气,回头去看徐清明,却发现明明就在身后的人,突然不见了,?#38393;?#20840;是一片浓雾,寸步间的景致都看不清楚。

              “徐清明?”崔钰站在原地不动,小心地伸出手摸索着。

              半晌没有回音,崔钰还是不?#34915;?#21160;,直直站在原地,?#25104;?#27785;?#30149;?br />
              同盟……太古?#33267;恕?br />
              这片雾古怪,那位船夫古怪,还有荆大哥船上的图腾,怎么在这世间还会存在?难道说……她没死?

              仔细想想,崔钰不寒而栗。她浑身冰凉地站在那里,静静听着自己的心跳。就在脚麻木得快要站不住时,周围忽然传来?#21543;?#30340;声音——

              “师兄你看,那里好像有个女人。”

              “哦?看着还挺嫩。过去看看。”

              那声音怎么听都觉得不怀好意,尤其那个师兄说那句?#24052;?#23273;”时,带出了浓浓的yin腔,但崔钰却觉得脑袋“嗡”地清亮起来,眼前的浓雾一点点散开,露出一片没见过的树林。

              “嘿,师兄,我看仔细了,这里就她一个。”

              这会儿崔钰看清楚了,说话的是两个道士打扮的男人,一人拿扇一人?#21561;眩?#20154;模?#36153;?#38271;得贼眉鼠眼,眼珠子浑黄,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东西。

              一听周围没人,那师?#33267;?#20154;模?#36153;?#20063;不装了,笑?#20813;?#29712;,搓着手往崔钰眼前凑,还想拿油光光的破笛子去挑崔钰的下巴。

              崔钰垂着眼,歪头避开他的笛子。她脑袋低着,脸也被浓雾惊得苍白,整个人如独开壁角的小白花,显得柔弱不已。

              见她这般,没得逞的师兄也不生气,邪yin的眼神黏在她鼓起的胸前,舔着嘴唇问:“小妹妹,妳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是不是迷路了?哥哥带妳回去怎么样?”

              崔钰揪着衣角,很小声地说:“我夫君?#26790;?#22312;这里等他……他说,马上就回来。”

              听到“夫君”,师兄弟二人?#25104;?#37117;露出些情绪。

              师兄顿时失了兴致,张嘴就骂骂咧咧,?#23433;伲?#32769;子还以为是个雏,真他娘的败兴!”说完连搭话的耐性都没有,一脚把崔钰踹倒在地,骑上来就撕崔钰的衣裳,却被她斜背着的小?#21450;?#25377;住。

              他一把?#25238;喜及?#34955;子,?#21450;?#28378;落在地,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全掉出来。那小?#21450;?#26159;徐清明亲手给她缝的,上面还扭扭歪歪绣了一只小鱼,虽然针脚着实丑,但也是徐清明熬了好几晚的心血,所以崔钰宝贝得从来不离身。

              这混蛋居?#35805;?#22905;的宝贝给弄脏了?

              崔钰心里的火突突冒,正好布袋里的小箭就掉在手边,她连想都没想,就朝着张嘴对她亲过来的?#25104;?#25413;了过去。捅的时候她还想——

              唉,?#19978;?#20102;这支箭,我可是磨了徐清明好久,他才送了我一支,上面还有他的印章呢。

              ?#32531;螅?#22905;就把“?#19981;?#38607;”的师兄,捅出了一脸血。

              崔钰本来劲就小,再?#30001;?#36825;姿势也不好用力,虽然捅了那人一脸血,但他也就鼻子被穿了个窟窿,看着吓?#35828;恪?br />
              可他恼羞成怒得不得了,鼻子插着的箭也不管,直接搧了崔钰一巴掌,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掐着崔钰的脖子,逼她咽了下去。

              ?#21069;?#25484;用了大力,打得崔钰?#26070;?#37117;破了皮,脑袋里“嗡嗡”地直发晕。她?#26062;?#27788;沌吞了药丸,呛到?#20154;?#24471;厉害,那人还不解恨,从他师弟那里拿过个小瓷瓶,yin笑着在崔钰眼前晃。

              “知道我给妳吃了什么吗?”他揪住崔钰的头发,?#20154;?#25260;起头来,“那丸子是最烈的媚药,一旦用酒化开……?#34987;八?#21040;一半,本来就被血糊住的脸扭曲起来。他眼睛朝下费力瞪着,直直盯住插穿了鼻子的那支小箭,等看清箭尾上的?#21450;福?#20182;脑袋里一阵发昏。

              ?#32942;?#26469;!”他捂住眼睛,摇晃着站起来,低声招呼师弟。

              那师弟还以为他是要分自己一杯羹,喜?#22871;?#36479;过来,结果?#22993;?#31449;稳,就被师兄一把拽到眼前,“你给我好好看看这箭上刻的?#21450;福?#26159;不是条一笔刻下的小鱼!”

              师弟少见师兄这么狼狈,鼻子插着箭,满脸都是血,语气还装得严肃,实在好笑。他想笑却不敢笑的凑上去,看清箭尾的图,点点头,“应该是条鱼,你不说我都看不出来……”

              “惹祸了……”师?#33267;成脖洌?#30524;睛里露出惧怕,转而又现出凶光,“那女人不能碰了,找个地方直接把她杀了,做成意外!”

              他们说话时背对着崔钰,也就没看见,崔钰舔着火辣辣的?#26070;牽?#23567;心地盯着他们,蹑手蹑脚往树林里退。她跑得不快,但胜在树?#31181;?#26519;木杂草丛生,长得茂盛的草比崔钰还要高,很快就把她掩得严严实实,等师兄弟两人转头找人,她早就不见踪?#21834;?br />
              师兄弟拨开草慢慢找,没走几步,师弟就迟疑地停下来,“师兄,不能再往里走了,再往里,就是后山地界了。”

              “那也不能留她活着!”师兄恨得咬牙切齿,“你知道那?#21450;?#20195;表的是谁?是徐清明!龙虎山的徐清明!”

              师弟面色一凛,吓得泪?#23478;?#25481;下来,说话无伦次,“我要知道她是徐清明的人……打死我,我都不敢去碰她……我亲眼见过他杀人,五支箭射进那人一只眼睛里……”他抖着哭嚎起来,“这次犯到他头上,他一定会杀了我们的!?#19968;?#19981;想死!师兄怎么办啊?她都跑进后山去了,应该?#19981;?#19981;了才对……”

              最后一句倒点醒了师兄。想起后山的种种传闻,他面色变了几变,还是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咬了咬后牙,狠狠骂了句,“也罢,便宜了那个贱……”

              “便宜了……什么?”

              从两人身后传来带着阴森气息的问话,师兄一听到那个声音,整个人如冰雕一样,?#25104;?#24808;白,动弹不得。

              徐清明看着箭筒里的箭翎,摸了摸,漫不经心地又问了一遍,“便宜了什么?”

              师弟抖如筛糠,膝盖一软就跪下了,边磕头边指着他师兄,哭得?#20154;?#20102;老娘还凶,“五爷……五爷不甘我的事啊!我连她一个指头都没碰!她的衣裳是他撕的!脸也是他打的!他还说要杀人灭口!苞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他边哭嚎,边跪着往徐清明脚边爬。

              徐清明?#25104;?#26410;变,但牙关已经咬得咯咯响,指甲嵌在手心里,压出深紫的淤痕。

              他面色沉静地问:?#20843;?#21435;哪儿了?”

              “后……后山……”师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徐清明一脚踢向他的喉咙,直把他踹飞出去,撞到树干停下来,张着嘴吐血,再发不出一点声音。

              徐清明看向另一个。

              师?#33267;成?#27735;泪齐下,把?#25104;?#30340;血都?#21561;?#19981;少,看起来惊惧得厉害。对上徐清明幽黑的眸子,他只觉得浑身被小表缠住,竟迈不出?#29992;?#30340;脚步。

              徐清明其实比他还要惶恐,他不过转身回小舟上拿行李,转眼间她就不见了踪?#21834;?#20960;经波折他才打听到这里,却在赶到的瞬间,听见一句“要知道她是徐清明的人……打死我我都不敢去碰她?#34180;?br />
              那两人是江湖恶名昭著的采花贼,崔钰经历了什么,他连想到不敢想……那个娇嫩到他都不敢碰的小泵娘……徐清明觉得,他的心,在那一瞬间,痛得拧在一起,身体里涌出一?#35059;?#33125;气,冲到喉头舌尖。

              他面色沉静地越发厉害,周身散发出寒气,一步一步朝前逼近。走到师兄面前,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掐住那?#35828;?#33046;子,单手把人提到半空,另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看都没看他,五指一握,生生把他的肩膀抓得粉碎。

              那?#35828;?#24808;?#35874;姑缓?#20986;,徐清明瞬间移到他另一侧身后,一把?#20828;?#20102;他的另一只胳?#30149;?br />
              那?#35828;?#21363;痛晕过去。

              徐清明满手鲜血,却浑?#26179;?#35273;,他眼睛里空洞洞的,朝林子里走去。

              “我不能杀了他……”他哑着嗓子,喃喃自语,“小钰脾气那么强,他打了她,她肯定要亲自打回来,才会解气。”

              而崔钰此时正在林子里迷路,林子里越往深里走,树木越高大粗壮,?#27893;?#30340;枝叶交错,遮盖住大半片天空,她绕进来?#27426;?#20037;,就再也找不回进来的道路,又怕被外面两个人渣追到,只好硬着头皮往里继续走。

              ?#36824;?#22810;久,她眼前出现一块石碑,上面藤蔓缠绕,边角破旧磨损,看起来已经存在了许多年。崔钰心里觉得古怪,但又怕被追上,没敢仔细去看,继续朝前走去。

              突然,她的脚刚一落地,一股气从脚底冲上来,顿时搅得她胃里翻江倒海。那感觉让她又熟悉又厌恶,和五百年前被八岐大蛇的鲜血溅了一身时何其相似!

              她又想起那船上的图腾,分明和八歧大蛇濒死前周身出现的赤红?#21450;?#19968;模一样!

              她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奇怪的境地,从她陪着转世的徐清明历劫开始,就一直很奇怪。

              青鸟、唧唧、齐墨云,还有黑泉。

              崔钰心?#21450;?#36716;,隐约有些头绪,却总也抓不住,她眉头紧皱,低头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就撞疼了膝盖。她满心觉得?#22993;梗?#26080;奈抬起头,却看见一口枯井立在眼前,幸好井沿?#20154;?#30340;膝盖高那么一点点,不然以她的马虎,直接掉进去也有可能。

              但是,崔钰抿紧嘴唇,慢慢退后一步。

              她再马虎,怎么可能连这么大一口井都没?#21561;劍?#36825;井根本就是凭空冒出来的!

              就在这时,崔钰的身后突然响起拨开树叶的?#25104;?#22768;,她顿时张惶失措,抬脚朝前?#27185;?#21364;左脚绊到右脚,摔进井口。

              那井口青苔遍布,滑得完全抓不住,崔钰的手才碰到井边,就滑了下去。

              徐清明一把抓住她的手。他的眼圈赤红,?#25104;?#38590;看得厉害,头发肩膀都落了树叶,衣裳被树枝刮破数处,连眼角都被划破,渗出细细的血丝。

              但在这时的崔钰眼里,他有着这世间她最爱的眉眼,美得无法描说。

              “徐清明……”崔钰哽咽起来,方才强撑的坚毅和勇气,全都变得绵软,她的心,也变成绵软一团。

              怎么会有徐清明这么可恶的男人?

              崔钰眼睛里盈着水光,这个男人,这个天底下最可恶的男人,为什么总是在她最狼狈、最无助、最害怕的时候出现在她眼前,一次次把她刚想坚?#33046;?#20919;起来的心,化得柔软火热?

              徐清明拉住崔钰的手,把她一点点带出井口。

              就在崔钰小半个身子已经露出井口、他想要把她抱到怀里时,崔钰身子猛的一僵,竟一把挣开他的手,直直坠进井里。

              徐清明什么都没想,一?#23547;?#20303;井沿,随她一起跳进井里。

              他比崔钰重,落得速度?#37096;歟?#24456;快落到崔钰身边。在那个瞬间,他一?#29273;?#20303;崔钰的腰,把她抱起到身前,自己拧饼身子,以背朝下。

              刮到?#25104;?#30340;风变小,疼痛变轻,崔钰的泪却流得越发多。她撒泼般想从徐清明怀里挣出来,徐清明却使了狠劲,勒住她的腰,把她紧紧箍在胸前,任她捶打,绝不松手。

              崔钰慢慢垂了手,慢慢回抱住徐清明,慢慢无声哭泣。

              她又听见铃铛响了,剧烈的、?#36125;?#30340;、?#21507;?#30340;……铃铛响了。

              但徐清明却没有如她猜想?#21069;?#25684;在井底断了腿,他是飘落到井底的,在快要落地的瞬间,被一股如云朵般的力量托了起来,?#32531;?#32531;缓被放落在地。

              他抚了抚崔钰的后背,声音?#36894;疲?#24439;佛带着血腥味,“没事了……我们已经到井底了。”

              崔钰从他怀里探出脑袋,向周围一看,朦胧的眼睛里满满惊疑。

              这哪里是井底?!这分明就是座农家小院!

              屋顶冒着?#30041;?#28810;烟,屋里饭?#35828;?#39321;气溢出,小院里花草?#33267;?#19968;片,还有一棵葡萄树正挂着满满的熟透?#35828;木?#33721;葡萄。

              崔钰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天,哪里还有窄小的圆井口,分明是?#34923;?#30340;蓝天!

              她抓紧徐清明的衣裳,更仔细地打量,就在?#22909;?#26049;边,她再?#24944;吹搅说?#38754;的那座石碑,只是在这里,这块石碑光洁如新,上面清楚地刻着两个篆字。

              “后……山。”徐清明?#37096;吹?#20102;石碑,随口念了出来。

              而崔钰浑身冰凉,喘息都带出颤抖。

              在“后山”两字的下面,用鲜红的浓墨,画出了一个古怪诡异的图腾,就是船上的图腾,也是……八岐大蛇身上的图腾!    (?#26070;?#38190; ←)589474.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

              下一章(?#26070;?#38190; →)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 福彩之“生肖时时彩 足球比分188 王中王二肖中特免费公开 体育彩票店赚钱吗 秒速时时彩开好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漏值 极速快3要怎样玩才不赢 王中王心水论坛 最新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11选5平台 最准7尾中特公式规律 辽宁快乐12走势 香港马会单双中特资料 15选5复式投注的问题 玩排列三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