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x7lwc"></li>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1.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dl id="x7lwc"></dl>

        2.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阳光晴子美味甜妻 第四章 大彻大悟追妻去

          美味甜妻 第四章 大彻大悟追妻去

          作者:阳光晴子书名:美味甜妻类别:言情小说
              夜深人静,袁靖渊眨眨眼,缓缓的睁开眼睛,入目是松涛院的房间,桌上烛火仍随窗户细缝吹进来的夜风摇曳,室内忽暗忽明,小厮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一旁还有一碗已经放凉的汤药。

              袁靖渊全身动不了,胸口仍感到剧痛,方才经历的一切似梦又不似梦,彷佛真的度过了一世,他发觉自己额上有汗,身上半湿,他口干舌燥的想?#20154;?br />
              他嘶哑的说出一声,“水—— ”

              小厮一个惊跳起身,连忙抹了眼睛,再倒了杯水,快快送到床边伺候他喝下。

              “堂少爷,你可终于醒了,你这发烧反反复覆了五天啊,老爷都快急死了,一个大夫又一个大夫的来回换,连宫中太医也请?#31383;?#33033;了。”

              五天?袁靖渊眼中晦涩不明。

              天亮后,袁泰均夫妻就得了消息过来探望,又请大夫过?#31383;?#33033;,确定他?#26494;?#21518;也松口气,?#38498;螅?#34945;老太太及苏宁月也都过来,然而,他还有些孱弱,虚应几句,几人随即离开,他让小厮也出去。

              室内恢复宁静后,他闭上眼睛,?#38498;?#20013;还是那似真似假的梦境,经历生死,他心里也有?#22235;?#31181;?#20889;ィ?#26366;经得到最好的,却不懂珍惜,他是枉读圣贤书了。

              接下来,他一连又躺了数?#30504;?#21917;了几剂汤药,病才好全。

              他重拾书本,挑灯夜读,一日日的吃起?#27735;?#30340;补品,却一日日的没了滋味。

              他一人住在奢华之处,有奴仆小厮伺候又如何?一想到那场梦,入口的补品就如嚼蜡,有多久他没有尝过黎儿的手艺了?

              此刻,他看着瓷碗里的人蔘鸡汤,却想起小时候他每?#21487;?#30149;,她总是会做营养的姜汁双皮奶给他吃,这一想,愈渴望喝了。

              他放下汤匙,叫人把补汤端出去。

              他负手走到窗前,看着外头的庭园,想了一下,望向那间小厢房,回头又将小厮唤进来,“焦姑娘呢?这几日怎么都没?#21561;?#22905;?#20426;?br />
              小厮不由得一愣,才回答,“堂少爷怎么突然想起焦姑娘?她之前就到明叶山庄去住了。”

              他一愣,这才将时间稍微理顺,是了,伯父提议?#32654;?#20799;去别庄住,在那梦境中,黎儿与爹娘书信往来,也有提及她到城郊别庄去住,后来他去那打探,那儿的管事说?#36824;?#20960;日她就离开了,再后来他才知晓她是在城西一个小院落脚并摆了个点心摊位,而那个摊位,他的同?#26049;?#24102;他去过……

              他眼睛一亮,“备车,我要出去。”

              小厮又是一愣,但随即回神,应了一声才退出去。

              片刻之后,袁靖渊已坐在马?#30340;冢?#20182;不要小厮随行,照着记忆,他指?#22659;?#22827;行经人来人往的商铺大街上,他则靠着车窗,看着熙来攘往的人车,听着一声声嘹亮的商贩兜售声,在见到如记忆中愈来愈熟悉的街景后,他立即让车夫停车,下车后,他打发马车离开,径自一人走到街口,往右转,映入眼帘的就是静巷?#20889;?#38498;墙后方延展而出的参天大树下有一座小小的点心摊子。

              他找到她了!她真的在这儿!

              恍若隔世,他的?#33041;?#29467;然跳动,像要冲破他的胸膛,催促着他快步走去,但一想到过去对她的轻视与?#20960;海?#20182;竟有些尴尬及不堪,他不由自主的又急退三步,隐身在转角处。

              尤其想到她离府?#26263;?#20070;房来说的那一席话,他更是无地自容,她分明知道当时的自己也的确不待见她,他此时现身,又该说什么?

              他思绪繁杂的躲在街角,不时的偷偷看着正在忙碌的焦黎儿。

              今?#30504;?#22825;空无云,阳光穿透树间,落在她身上,她身上就像镀了层金光,整个人看来闪闪发亮,鲜活无比。

              他也注意到,过去她的肤色?#38498;冢?#32780;今竟肤白似雪,整个人鲜嫩漂亮如初绽的?#20498;澹?#28165;丽绝?#20303;?br />
              他从小?#27492;?#30475;习惯了,但大病一场,像死了一回,如今,如重生般的审视自己,才清楚前世的自己有多肤?#22330;?br />
              从第三者的目光来看,她的美丽丝毫不亚于叶樱樱,虽然两人有段距离,他无法看清楚她的眼睛,但他看着她脸上的笑容,?#38498;?#20415;浮现一双慧黠的秋水瞳眸,即使她沉静思索时,也有一番瑰丽风情,那是她身上由内而外的自然风采,没有任何修饰。

              此时,一群附近人家的小孩子正围绕着她,年龄大约是四到六岁的?#20449;?#23567;童,他们的小手接过焦黎儿以纸袋装着的动物形状糕点后,再笑咪咪的给了她几个铜钱,接着,就呼啦啦的跑到另一边的小园子内边吃边玩。

              因为焦黎儿的糕点做得栩栩如生,他们先?#32654;?#29609;游戏,有人扮小狈,有的是兔子,还有小猴子,孩子们玩了一场森林霸主大战。

              焦黎儿微笑的看着他们的身影,回过身,习惯性的将目光落到街口,竟然?#21561;?#19968;个高大的身影,也由于她这目光?#21561;?#22826;突然,袁靖渊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偷窥的双眸就对上她惊讶的眼神,却见她随即嫣然一笑。

              此时再避便太难看,他暗暗做了一个深呼吸,紧张的脚步略快的朝她走去。

              “你竟然来了。?#26412;?#31163;她把自己的落脚处告知严老总管也已经好一段时间,她都没有见到他,以为他是不会来了,此刻见到他不禁有点惊讶。

              但是是她的错觉吗??#36824;?#19968;段时日未见,她怎么觉得他不太一样?可真要说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

              袁靖渊的心里激动?#27973;#?#20182;说不出话来,他好想将她抱在怀里,但他知道不行,那会吓坏她。

              他在历经那长长的一场梦境后,内心已非十多岁的少年,学会掩饰真正思绪,整个人看来沉稳内敛,即便心中情绪波涛汹涌。

              虽然她脸上带着笑意,但两人?#40092;?#22826;久,他轻易的就抓到她话语的重点和惊讶,她没问他是怎么找来的,显然是有托人告知他她的下落,却又不认为他会来……

              也是,她从来就不想让关心她的人挂心,他甚至能猜到,她仍留在京城也是因为他,如果他有困难,她便能及时帮忙,这就是她!

              他不由得又想到梦中自己的所作所为,觉得自己很差劲。

              “怎么一直看着我?#20426;?#22905;含笑的声音再度响起,也将他从思绪中唤醒。

              “你变白了。”天啊,他脱口而出的是什么胡话?然而,这也是她身上变化最多也最容易看出来的不同。

              “喔,那是有人一直说我是姑娘,除了赚钱之外,也得把自己整理一下,给了我好多抹脸的东西,若是不抹,她还代劳呢,说是一白遮三丑,但我是一?#33258;?#33395;色。”焦黎儿说的是李宜凤。

              袁靖渊大概也猜得出是谁,在她与爹娘的信中就有提到房东李姨待她极好,?#27973;?#30340;照顾她。

              “你先坐吧,?#19968;?#26377;些点心要处理呢。”她顺手拉了把木椅给他坐下,自己走到小摊子后方忙碌起来。

              他也顺势打量她的点心摊,共有两个小炉子,一个是维持几种糕饼的热度,所以,炭火极小,另一炉上有蒸笼,火势较大,再望去另一边,就见有两个加了圆?#38742;?#30340;大水桶,一旁则有一个型的三轮?#20064;?#36710;,上方有几个小?#23601;埃?#30475;来是做糕点的一些材料,高高院墙旁则摆了两张桌子,六张椅子。

              在他打量间,有两个婆婆过来买了糕点,双方笑着聊了好一会儿,两个婆婆不禁好奇的看着他,但她只是看他一眼,没说什么。

              他注意到她的眼神淡淡的,绝没有过往在老家时的熟稔热络。

              他想起那个梦,自始至终她从不曾回头找他,难道……她从来没打算嫁给自己?他呼吸突然一顿,意识到这一点,他感到?#27973;?#19981;安,但就算如此,他?#19981;?#21162;力让她当他的妻,?#26494;?#20182;不想再错过她,梦里的前世,他已做了蠢事。

              思绪间,她已倒了一杯茶过来,放到他眼前的桌上,定定的看着他,却见他还是看着她不说?#21834;?br />
              “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不知如何开口?那你要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吧。”

              焦黎儿也不知道要跟他大眼瞪大眼到什么时候,索性抛下这一句话要先去做活,不料他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

              “我刚大病了一场,连日高?#30504;?#36523;边都不见你,也没半个熟人,觉得好?#30860;ァ!?br />
              话语一出,袁靖渊也忍不住在心里鄙夷自己,这是他小时候跟她撒娇的童言童语,但这也是他唯一能想出的贱招,忆及童年,只要他一撒娇,她总是拿他没辙,路数有效即可,丢不丢脸不重要。

              焦黎儿一愣,随即抽出被他握住的手,碰触他的额头,“连日高?#30504;?#29616;在呢?一切?#24049;?#21543;?#20426;?#22905;连忙好好打量,看来气色……呃,好像还不错。

              袁靖渊大病后喝了不少补汤,此时脸色是红润的,这一点,他心里也清楚,但他可以装啊。

              他双眸看来无辜又带?#35828;?#28212;望,倒有些楚楚可怜之感,“我没事了,只是特别想你,也特别的想?#38405;?#20570;的粥,还有你做的姜汁双皮奶,尚书府里,虽然也做了些?#20849;耍?#20294;我就是没胃口。”

              他深深的看着她,失望的发现对于“特别想你”四个字,她的反应只是?#20037;迹?#20182;是高看自己的?#25880;?#20102;……

              但焦黎儿其实是在烦恼啊,她这摊位卖的是点心,没有做粥的材料,当然也没有姜汁双皮奶的,可一想到他是为了己的手艺而来,她不想他失望,她心疼。

              “好吧。”她决定提早收摊,将未卖出的糕点及食材放在推车上。

              见状,他心中顿时乐开了花。

              “我来推。”他接手推车的工作。

              她抬?#25151;?#30528;他,他一袭玄色绸袍服,举止优雅,气度沉定,推这车太违和啊!

              但她要推,他却不放手,于是,一双大手一双小手同时握在推?#26494;希?#34945;靖渊看着心里欢快,脚步更是轻快起来。

              焦黎儿带着袁靖渊回到她住的城西小院,直言她只是租其中一个小房间,他则注意到院落精致干净,他跟着她往她的屋子走,迎面就见一名长相清艳的女子在一名老嬷嬷的陪同下走来。

              “李姨、乐嬷嬷。”焦黎儿笑着打招呼。

              见两人审视的目光全落在她身边的男?#30001;?#19978;,她随即为双方介绍,也向李宜凤略述他来找自己的原因。

              由于初见时,焦黎儿就在两?#35828;难?#38382;下,尽数掏出过往,所以,李宜凤跟乐嬷嬷可是将袁靖渊归在负心汉那一挂的,因此,当她们知道眼前相?#30149;?#27668;质皆出众的男子就是薄悻男本人,原本还挂在脸上的亲切笑意顿时打折。

              “袁公子是吗?#22570;?#21568;,我这院落太破旧,也没有好茶可?#20889;?#20320;是不是走错地方了?#20426;?#26446;宜凤马上一脸嫌弃。

              “李姨?#20426;?#28966;黎儿一愣,因为李姨一向笑咪咪的好亲近,可此时不只语气?#32531;茫?#20063;是一脸不欢迎的样子。

              “夫人。”乐嬷嬷出声提醒,虽然她也不喜袁靖渊,但他总归是焦黎儿带回来的,得给个面子吧。

              “夫?#35828;?#38498;子小巧精致,绿荫红花交相辉映,热闹有余何来破旧?至于粗茶,后生来自乡野小村,粗茶好茶,恐也品味不出。”袁靖渊神色惬意而众容,话语真挚。

              但李宜凤撇撇嘴,看着他那出色五官,还是怎么看怎么讨厌。

              “你想吃粥?也想吃姜汁双皮奶?也是啦,就是把我们小黎儿当使唤的厨娘嘛,需要时、嘴谗时,哦——就想起她来了。”见焦黎儿要开口说话,袁靖渊也想开口,她索性将手挥了?#27185;?#32610;了,小黎儿就是善良,快去多煮几碗,给他喝撑了赶紧走人,这种人啊,我看太久眼睛会不舒服的。”

              “靖渊没有把我当厨娘。”焦黎儿下意识就想替他平反,再怎么说,她也是看着他长大的。

              “对对对,他的确不是,因为你身分?#36824;?#39640;,却刚好有他?#19981;?#30340;手?#31456;錚?#36825;不就是为了吃才找上门来的?若他没有这大病一场,是不是都忘了这世上还有一个你。”李宜凤就是?#32654;保?#23601;是不会说好听话,“女人要的不多,找个能将自己放在心上的男人就好,但找个?#22351;?#35760;要你动手的渣男,这可不行,这种男人,能离多远就多远。”她忿忿丢下这句话,就越过两人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乐嬷嬷尴尬的看袁靖渊一眼,瞧他脸上不见难堪或怒意,怔了怔,倒是对他改观一些,随即追着李宜凤去了。

              面对这么冷言冷语的挤对,袁靖渊是困窘而羞惭的,即使焦黎儿几度想开口为他解?#20572;?#20182;却觉得他没有资格?#24202;擔?#29978;至认可?#20999;┗啊?br />
              他深吸一口气看向焦黎儿,却见她一脸愧疚。

              “你别将李姨的话放上,可能是先前她们问我的事,我没有说好,她们才会误会你,你放心,?#19968;?#20877;?#19968;?#20250;跟她们说明白的。”怕他心里纠结?#32531;?#21463;,她想也没想的牵起他的手,“走吧,姊带你去厨房。”

              他乖顺的跟着她走,这是他们再见以来,她第一次说了“姊”这个字。

              他的眼神立即变?#26790;?#26580;,虽然,以经历生死的他来说,他的心境可?#20154;?#36824;要老了十多岁。

              焦黎儿住的屋子还真的极小,一间房分前后,中间仅以珠?#22791;?#24320;,分为内外室,内室仅有一张床,外室就是一张桌及两张椅,厨房及沐浴盥洗放置着恭桶的房间就在屋后,焦黎儿在厨房忙碌,很快的拿?#35828;啊?#23004;及一只铁罐,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抬?#25151;?#20182;,他微微一笑,走出去四处看看,在?#21561;?#32819;房外的屋檐下,那长长的?#25346;賂松?#26238;着她的贴身肚兜,连忙转回厨房,这时熟悉的姜汁奶香扑?#29301;?#20182;看着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不知怎么的,他眼眶竟有点泛酸想哭。

              她将香滑美味的姜汁双皮奶送到桌上,笑说:“快吃吧。”

              他?#28783;?#21387;下翻涌的情绪,坐下后,拿起汤匀,“?#24653;弧!?br />
              “谢什么?姊……咳,不是,我们是一家人。”她突然想起他要她?#30446;凇?br />
              他知道她想到什么,但他不急,他愿意慢慢来,慢慢的流露他对她的感情,让她知道他有多么在乎她,让她发现他的心意。

              她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吃得极慢,似在口中品味再三,俊美脸上的神情也如她记忆那个五、六岁时生病的他,那时候,娘亲以他要喝药为由,不让他多吃,于是,他刻意小口小口的吃,图的是拖延时间,不想喝那苦死人不偿命的药。

              那情景仍历历在目,彷佛是不久前的事,他现在却已长得?#20154;?#39640;大,坐着时,几乎跟她一样高度。

              她又想到礼部尚书府的事,还有两?#35828;?#23130;事,趁现在两人有机会?#26469;Γ?#22905;决定干脆把事情说清楚。

              “你边吃边听我说。”她也在他身边坐下。

              他放下汤匙看着她,又在她示意下,拿起汤匙继续吃。

              “我觉?#26790;?#20204;并不适合,所以,我已经决定好了,等你考完试,?#19968;?#20146;自回乡跟爹娘说我们的婚事作罢。”她说得毫不迟疑。

              “噗——咳……”他却是因她的话被呛到,?#20154;?#19981;止。

              她连忙起身,替他拍?#24120;?#21448;拧了帕子夫他擦嘴,一如他小时候。

              他拿走她手上的帕子,放在桌上,“什么叫并不适合?#20426;?#20182;因为激动,俊脸涨得红通通的。

              她摸摸鼻子,他反应怎么这么大?他不是应该松口气?

              她这个人一向简单,想不通也不去想了,更不打算拐弯抹角,“你我心知肚明,家乡就如同一口池塘,你原先觉得的漂亮小鱼已是池里最好看的了,可到了这如大海的繁华京城后,才发现有更好更多的美人鱼可以让你选择,她们能陪你写诗论词,弹琴画画,你不能不承认,其?#30340;?#20063;是看出这一点,才对袁尚书要我离开的?#25165;?#27809;有半点异议,不是吗?#20426;?br />
              他语塞,的确如此,但那个长梦让他知道他大错特错,是他?#22478;?#33258;?#28023;?#32418;袖添香又如何?贤妻才是牵手一世的人,老天爷给了他一?#20301;?#20250;更正错误,他怎么能不把?#30504;?br />
              “小黎儿,其实……”

              “其实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的,所以,你放心,即使我们做不成夫妻,我仍是你的姊姊,爹娘也依旧是我的爹娘,这样的关系?#26494;?#37117;不会变。”她说得坦然真诚,那双灿眼眸里满溢着如阳光般的暖意,不见半丝虚?#34180;?br />
              他二度语塞,此时,他才发现他自己错得有多离谱,她对他从来就没有?#20449;?#20043;情,曾经他怀想过,他高中后她会攀着自己放,没想到,她早早就决定不要这桩婚姻了。

              “不行!我不同意,我从没当你是姊姊,我不愿意婚事作罢。”他态度坚决。

              她眉头一皱,“你又何必呢?你明明不曾?#33041;?#20110;?#25671;!?br />
              他以手握拳,放在嘴边,尴尬的咳了一声,“不是那样的。”他说得有些虚,因为他的确不曾表露过,“其实我真的?#33041;?#20110;你,只是我先前没发现,但现在我知道了。”

              这一席话,他没有撒谎,梦中的一切那么清晰,尤其濒临死亡的瞬间,在?#38498;Q杆?#32763;转的每一幕都有她,她的笑、她的叨念、她的呵护、她的调皮等,一幕幕幕的都让他想笑又心痛,他顿时明白,他对她并非没有感情,而是愚蠢的不懂那就是爱而已!

              焦黎儿对这突然的一番告白一点都不相信,她像他小时候,伸手轻轻拍拍他的头,“眼下只有我跟你,何必虚伪的说那场面话,总之,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你呢,就好?#24613;?#20320;的考?#28020;!?br />
              “我拒绝!”他沉着?#36710;饋?br />
              “你是小孩子吗?真是的,你不必觉?#32654;?#30106;,我很清楚你我之间的差别,再说了,你好好娶个家世好的姑娘为妻,还可以少奋斗好几年,爹娘也能早早过好日子,日后,你的孩子也有好的出身。”

              ?#27492;?#20355;侃而迹,面上无任何嫉?#35797;?#24944;或难过,而是该死的平静,像在说着与她毫无半点关系的人事,可见她是真的铁了心不与他结亲,他是真的慌了。

              然而,他不再是遇事就?#24597;?#30340;年轻小伙子,在梦中扎扎实实的经历一生,还有在官场上打滚的经验,他很清楚眼下的她根本听不进自己的话,也无法相信他对她的真心,而今能做的,也只能慢慢的跟她耗,以行动证明,扭转她对他先前的坏印象,让她?#21561;?#20182;要娶她的决心。

              袁靖渊于是告?#29301;?#20294;直说明日还会再来找她。

              她不置可否的送他出去,甫跨出屋子,他就见有个粉雕玉琢的男孩冷冷的看着自己,感觉似曾相识——是了,就是梦里焦黎儿曾捏他鼻子的男童。

              此时,焦黎儿笑着伸手要去捏男孩的鼻子,“你又装大人。”

              许毅闪开不给碰,但也没离开,就站?#36276;此?#20171;绍袁靖渊给自己,又介绍自己给袁靖渊?#40092;丁?br />
              他刚刚放学回来,已从?#30422;?#37027;里知道家里来了客人,也听说了他的身分,所以,他刻意走来焦黎儿这里想看看负心?#28023;?#20182;跟?#30422;?#19968;样不喜袁靖渊。

              但袁靖渊对他没敌意,朝他一笑。

              ?#26114;擼?#20154;在身边不在乎,求而不得才懂珍惜,既可悲又可笑!”许毅不屑的冷嗤。

              “唔,我深有所感,小鲍子年纪轻轻就懂这道理,日后肯定比我的成就高。”袁靖渊不跟孩子让较,真?#33041;?#32654;。

              许毅倒是一愣,他是在骂他啊。

              袁靖渊离开了,许毅却见焦黎儿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接着,伸手就要摸他的头,他立即退后一步,“你又动手动脚。”

              “小毅,人都会长大,但你这么急着长大做什么?#20426;?#22905;上前一步,心疼的揉揉他的头,气得他甩袖越过她走人。

              真是的,小年纪像个老头子,她摇头失笑。

              袁靖渊回到礼部尚书府,因跟焦黎儿见了面,他心情甚好,在返回松涛院的路上,脸上都见笑意,一?#36153;?#30528;青石小径?#21561;?#36827;屋必经的亭台前,就见到苏宁月主仆,她的贴身丫鬟立即笑着迎上前来。

              “表少爷,你总算回来了,我?#22812;?#23064;等你好久呢。”

              他?#20037;?#36208;进亭台,丫鬟便守在亭台外,苏宁月穿着一身粉红色衣裙,精细的妆容让她原?#38745;?#20986;彩的五官出色了些。

              “苏姑娘有事?#20426;?br />
              她羞涩低头,“我到书房去看你,小厮说你出门,我不知你身子有没有完全康复,所以……”她痴痴的等这么久只为了问他身体好了没,他一定很感动吧。

              “多谢苏姑娘关心,在下还有事先走一步。”他有礼的向她一揖,转身就出了亭台,往松涛院去。

              他这样冷淡,让她眼眶顿时红了,丫鬟也在此时跑了进来。

              “姑娘等那么久才等到表少爷,怎么那么快就让他走了?啊——”丫鬟痛呼一声,随即跪下,“奴婢说错话了。”

              苏宁月委屈愤怒到全身都在发抖,一听丫鬟说的话,气得扬手掴了她一耳光,而那丫鬟不?#26885;?#20303;肿得发烫的右脸?#30504;反?#24471;?#20599;?#30340;。

              “他要走我能留吗!”

              她是真的感到委屈啊,她在这里?#26408;?#19968;年,外祖母也带她参与不少世?#24050;?#20250;,但她色艺?#25509;?#20047;人问津,如今,外祖母也直言,她只能将希望放在袁靖渊身上,日后,若是遇到家世更好的勋贵公子,再舍弃袁靖渊也?#23567;?br />
              然而,她很清楚自己有几两重,并不求更好的,只一心讨好袁靖渊,可就连他?#37096;?#19981;上她,对她没有丝情意。

              袁靖渊一路回到书房,就见两名小厮站在?#36276;冢?#20854;中一名道,“老爷在里面等少爷,已经等好一会儿了。”这算是示警了。

              袁靖渊?#20037;?#36827;去,就见袁泰均坐在书桌后方,正翻看书册。

              “伯父。”他出声喊人。

              袁泰均抬?#25151;?#20182;,“去哪里?功课不是落下不少,怎么不在书房用功?#20426;?br />
              “侄……”

              袁泰均挥挥手,打断他的解?#20572;?#33258;顾自的说,“明日过午,你随我去拜访靖宁候府的金大人,他曾是太子太傅,?#40092;?#20182;于你有益,日后官场上,他也能照?#22235;悖?#34945;泰均顿了一下,“你放心,一些上不得台面或是不值得深交的文武官员,我不会让你去结交,那是浪费时间。”

              经这段日子与袁泰均相处下来,袁靖渊知道伯父是自负的,他自认?#20154;?#37117;明白,也自以为是的为自己铺路,并结交他所挑选饼的人。

              在他未大病前,他觉得伯父所言有物,如今,经历过长长梦境后,却觉得伯父不近人情,处处算计,所以,他不会去问他何谓上得了台面?更不会坦承告知他去见焦黎儿的事——袁泰均所指的上得了台面的,就是有家世地位能带来利益的人,他却不这样认为,焦黎儿在袁泰均眼里也绝对是上了不台面的,一说出来,?#25442;?#24825;来争执,甚至让袁泰均又找她麻?#22330;?br />
              他于是恭敬而顺从的说,“侄儿听伯父的。”

              这种态度显然取悦了袁泰均。

              翌?#30504;?#34945;靖渊依然以如?#35828;奶?#24230;陪袁泰均前往靖宁候府。

              这次与金大?#35828;?#35265;面可谓宾主尽欢,袁靖渊的应对进退极合对方心意,学问?#24049;?#26356;是引经据典,随手拈来,金大人是盛赞他日定能?#26194;?#32945;大臣。

              “承你吉言,承你吉言啊。”袁泰均笑得阖不拢嘴。

              袁靖渊心里明白,自己是袁泰均增加自己势力的筹码之一,但他不会永?#20828;?#21035;?#35828;?#26827;子的。

              接下来的日子,梦境中的历练,让他在应付袁泰均、学业及焦黎儿三方面是游刃有余。

              每一?#30504;?#20182;从私塾下课后,打着与同窗到茶坊?#33268;劭我?#30340;大旗,却是到焦黎儿的点心摊去帮忙,虽然,她一点也不欢迎他。

              “你真的不?#32654;窗?#24537;。”焦黎儿嘴角微抽,无奈的看着帮忙擦桌子的袁靖渊,小手紧紧握拳,强忍着要一把抢过那块抹布的冲动。

              袁靖渊自然?#21561;?#22905;的举动,忍着笑意道,“一日读书的时间够了,来你这里活动筋?#29301;?#32451;练身子,毕竟这一考三?#30504;?#20063;是个体力活儿。”

              考试这事儿是体力活,她没法子驳斥,但是……她咬咬牙,“你可以?#39280;?#20854;它学子是怎么锻炼身体的,你不必来我这里练,这里不适合你。”

              他不赞同,但因另一张桌子有客人,他便轻声说,“你一个女子可以做的事,我一个读书的男子却做不来?#20426;?br />
              “你?#38498;?#35201;当官的。”她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放低。

              他朝她眨眨眼,“你?#38498;?#20063;是要当官夫?#35828;模?#25105;们这叫同?#20351;部唷!?br />
              天啊,她想翻白眼了,她怎么不知道他个性中有如此执拗又?#28783;?#30340;一面,而且天天过?#31383;?#24537;就算了,还不讳言的向大?#21307;?#32461;她是他未过门的童养媳!这样他日后的亲事要怎?#31383;?#21834;!

              她真的不懂,他到底哪根筋不对?过去的他温文儒雅,但话绝对不多,而且,她很清楚他并不?#19981;?#22905;聊生意经,讨厌她身上的铜臭味儿,?#19978;?#22312;他却主动替她算钱收钱,没半点勉强的神态。

              焦黎儿不明白袁靖渊究竟在想什么,?#20063;还?#22905;怎么说,他都有理由留下,让她心浮气躁的直到收摊。

              照惯例,他陪她一起收摊回家,她得负责煮晚饭,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以前李宜凤从来没让他留下,这一?#21422;?#21364;说——

              “你吃了晚饭再回去吧,如果尚书府那里没有问题的?#21834;!?br />
              李宜凤?#22070;?#20986;口,让将推车放回厨房一隅的袁靖渊眼睛顿时一亮。

              他笑容满面的看着在这几日来回间也熟悉不少的李宜凤,“?#20063;?#29238;那里自是没问题,与同窗研讨学业也有几回在外?#29467;砩拧!?br />
              他眼神明亮,看向焦黎儿的眼神分外温柔,他渴望能再接近她一点,李宜凤的这句话对他来说很重要。

              “李姨,你真的要让他留下来吃饭?#20426;?#28966;黎儿觉得天要下红雨了,李姨一向讨厌他啊,而且因为她摊位的生意平平,来客也就?#20999;?#20080;过吃过的熟?#20572;?#25152;以三餐的食材都是李姨花钱买的,这样未免太?#24613;?#23452;了。

              “只有今天这一?#20572;?#21448;不是天天留他,何况,”李宜凤看着朝自己微笑打揖的袁靖渊,估让她的下一句话,就要让他的笑容收起来了,“李姨是真的看清楚了,你对他根本没有?#20449;?#20043;情,那也就没有什么好防的了。”

              果然,袁靖渊困窘不已,俊脸出现可疑的红色。

              焦黎儿看了却有些舍不得,虽然她不明白?#20449;?#20043;情,但袁靖渊到底是自己带大的,怎么会没感情?

              “那个……靖渊,既然你要留下来吃,就留在厨房搭把手吧。”她这话题转得很硬,直接不聊那伤?#35828;?#35805;题。

              李宜凤笑了笑,要乐嬷?#25351;?#30528;她离开。

              受?#35828;?#34945;靖渊也立即振作精神,他早已决定不计任何代价也要焦黎儿接受自己。

              焦黎儿看他恢复笑容跟着自己忙録,暗暗的松口气,她是真看不得他难过的,可昰她还是困惑,明明有更好条件的姑娘可?#22253;?#20182;一生,他把时间耗在她这里不浪费吗?还有读书呢?都说学海无涯,那是怎么挑灯夜战也读不完的吧?于是,她边忙晚膳边跟他晓以大义。

              “小黎儿,?#19968;?#22909;好读书,绝不负你跟爹娘的期待,至于其它条件好的姑娘一律跟我无关。”

              她说她的,他亦有自己的坚持,一个苦口婆心,一个心有定见,倒也默契十足的完成一桌晚?#25319;?br />
              李宜凤、许毅母子、乐嬷嬷再加袁靖渊、焦黎儿五人坐了一桌,许毅见袁靖渊也在座,脸色最?#32531;茫?#23558;菜吃了一轮后,脸色更?#32531;謾?br />
              “今晚的菜怎么样样都带辣?#20426;?#21363;使盘面上看不到辣椒,也有辣味。

              袁靖渊?#20184;?#19968;笑,笑得是天妒人怨,光华乍现。

              李宜凤、乐嬷嬷一致看向脸儿蓦地?#32531;?#30340;焦黎儿,就见她放下碗筷,歉然的看着太家道,“对不起,靖渊除?#35828;?#24515;外,其它吃食都?#19981;都?#28857;辣味,我完全没有察觉到,就这么做了。”

              这是融入骨血的习惯,?#25442;?#19968;昧的对他好,这种便宜让袁靖渊占一辈子怎么成!李宜凤立刻开口,“小毅,袁公子?#25442;?#26469;吃这么一次,你忍着啊。”

              这话许毅听来满意,他拿起碗筷继续吃起来。

              乐嬷嬷看着脸差点垮下来的袁靖渊,努力的憋着笑,拿?#36276;?#23376;的手都?#35835;恕?br />
              袁靖渊暗暗做个深呼吸,告诉自己?#36824;?#31995;,一定要愈挫愈勇。

              焦黎儿歉然的想起身再去炒两样菜,自是被挽留了,许毅还说了句“下不为例即可。”

              饭后,李宜凤母子及乐嬷嬷先离开饭厅,袁靖渊执意陪着焦黎儿善后、收拾碗筷,她却拼命催着他、推着他离开。

              他反手握住她推他的手,“?#20063;还?#26446;姨怎么说,在我眼中,你就是我未过门的?#22791;?#20799;,这一点你要记着,好吗?#20426;?br />
              “你真是的,我都说?#22235;?#20040;多……”

              袁靖渊突然将她拥入怀里,一手抚过她的发、她的后?#24120;?#25105;只要你当我的妻。”

              他最近读书读太累了吧?怎么愈来愈像孩子,还讨抱抱?

              她无奈的双手回抱他,本想象他小时候,拍拍他的头,又想到他?#20154;?#39640;太多,于是,也像他一样,双手拍拍他的后?#22330;?br />
              这感觉就像长辈对晚辈的?#24403;В?#34945;靖渊原本激荡火热的心顿时?#21796;?#20102;一盆冰水,尤其又听到她出言?#21442;俊?br />
              “姊知道读书枯燥又?#37327;啵?#20294;姊相信你能熬过去的,姊会陪着你的,?#33039;浮!?br />
              他欲?#23596;?#27882;,虽然下定决心要征服她,然而,残酷的现实也在告诉他,这场战争真的?#32531;么頡?br />
              佳人芳心似铁,?#36824;?#20182;再怎么死缠?#20040;潁?#22905;对他的态度顶多不再生疏,另外,他更是发现她对他的靠近,甚至握住她的手,都没有什么脸红心跳或娇羞神态,究其因,就是她在他小时候就抱过亲过,也将他全身上下看光光了,在她眼里,他就是一个孩子。

              这实在是天大的危机,他绝对不想当她的弟弟或是朋?#36873;?br />
              袁靖渊在无计可施又求助无门,只能硬着头皮找来与他走得较近的三名同窗?#32440;?#22914;何追妻。

              方景嵘、蔡柏宇、王律丞闻言先是一愣,以前几人相处得虽还不错,但也不到十分亲近,袁靖渊对人总是保持距离,没想到他竟会向他们求助,还是为?#22235;信?#20043;事,倒让人?#21561;?#20182;不同的面?#30149;?br />
              三人感觉跟袁靖渊拉近了不少距离,在他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对他的?#23396;?#21450;对童养媳的感情是赞誉有?#27185;?#28982;而要如何赢回焦黎儿的心……

              京城一?#20063;?#27004;的上等厢房内,茶香盈室,袁靖渊、方景嵘、蔡柏宇、王律丞正一口一口喝着茶,摇头?#25991;?#30340;集思广益。

              ?#26114;?#33080;皮耍赖一定要。”浓眉大眼的方景嵘如此说。

              “主动出击。”温文儒雅的王律丞也有强悍的一面。

              “送礼物,?#36164;位?#26159;为她写诗词、书画、情书等等,对,说些情话,讨其欢心,女人是水做的,听着心都软了。”出身侯府的蔡柏宇相?#37096;?#36920;,花样也多。

              袁靖渊一脸爱教的频点头,也将话全数记进?#38498;#?#36825;些好友真是深藏不露,追女招术真不少。

              方景嵘三人则是笑咪咪的,被压着天天读书的枯燥岁月多了好友挽回?#22791;?#20799;的戏码,总归是添?#35828;?#36259;味。

              “不如咱们也去看看你那未婚妻吧?多了解她一点,也更好帮你出主意。?#36744;?#26575;宇说得一本正经,但眼里的笑暴露他只是想去看热闹。

              “不行!”袁靖渊坚决反对,不是他对自己没信心,而是怕他们?#37096;?#19978;焦黎儿,毕竟她是那么美好,谁也不许来抢。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 香港六合彩免费图库区 生肖时时彩投注技巧 福彩3d千禧开机号码 北京时时彩app下载 连码三中三网站天天计划 有一码中特免费的么 彩乐乐蓝球杀号 生肖时时彩玩法 辽宁队cba赛程表 吉林11选5前二走势 牛牛社区 17120胜负彩网友 山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带连线 新疆25选7预测 重庆五分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