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x7lwc"></li>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1.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dl id="x7lwc"></dl>

        2. 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阿茶七年夜妻 第一章

          七年夜妻 第一章

          作者:阿茶書名:七年夜妻類別:言情小說
              【第一章】

              陳思妤一拿到合約,就立刻傳回公司,然后拿起電話撥了一連串數字。沒幾秒,電話接通了,她說道:“我把合約傳過去了,妳收到了嗎?”

              電話那頭停頓了兩秒,然后回答道:“嗯,看到了。”

              “妳拿給總經理看看有沒有問題,沒問題的話讓他簽字,我馬上跟客戶正式敲定合作,這樣的話,我就能搭晚上班機回臺灣了。”

              “妳這么急著回來干嘛?找個借口多拖幾天,在香港那邊玩,別人都恨不得這時候出差去玩。”夏心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吻。

              陳思妤一陣奇怪,“為什么?”

              “還不是因為那個新來的財務長?我們已經連續加班三個晚上了,我還是頭一回因為加班才凌晨回家。”

              “他已經來了嗎?”

              “他還沒來,就已經讓公司一半的部門累趴下了,真來了還得了?”夏心曼吐槽道。

              陳思妤笑了笑,調侃道:“妳怕什么,直接拿下他,妳不就可以回家當貴婦不用上班了,順便造福全公司。”

              “算了吧,他絕對不是我的菜。”

              陳思妤不相信,總經理在總公司見過這個新財務長,“不是說他帥氣多金,又是華裔,正好符合妳的標準。”

              “這絕對是謠傳,妳想,長得帥又有錢的,誰還會拼命工作?”夏心曼肯定道。

              陳思妤心想這倒是。

              陳思妤聳聳肩,不打算再聽夏心曼吐槽,不然她能說到晚上,“不跟妳閑聊了,妳先讓總經理簽字,我在這邊等消息。”

              “好。”

              夏心曼是公司總經理許廣山的秘書,雖然平時愛八卦,性格隨意,但是該做的工作從沒懈怠餅,能在這樣的跨國公司工作,沒人敢混日子。

              很快,夏心曼就將合約搞定,然后回傳。陳思妤的辦事效率也夠快,合約處理完后,她沒有聽從夏心曼的建議,當天晚上就坐著飛機回臺灣了。

              到家后,她脫下外衣洗了澡,然后換上寬松的家居服。看看時間還早,就決定自己做點吃的,可惜,打開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陳思妤疲憊地倚在冰箱門上,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呆愣了幾秒后,她把燈關了,然后走到落地窗邊,安靜地看了一下外面的萬家燈火,任由孤獨將自己吞噬。

              第二天,她還是按時上班。

              “要死了,妳這么勤勞,把我們的懶惰襯托得淋漓盡致。”夏心曼看到她,氣得直翻白眼,“妳就不能多休息一天,不怕過勞猝死?”

              夏心曼跟陳思妤關系很好,所以兩人平時說話不怎么避諱,想說什么就說什么。陳思妤自然不會當一回事,甚至抱歉地解釋道:“對不起,可是妳知道我在家閑不住。”

              “公司出勤率最高的就是妳,妳就不怕有什么嚴重后果?”

              “嚴重的后果?妳說黑眼圈……”陳思妤不以為然。

              “錯。總經理正在幫新來的財務長物色助理,好幾個合適人選都已經找了借口,妳也知道,總經理最喜歡欺負好說話的人。”夏心曼挑眉,故意嚇唬她。

              陳思妤張嘴剛想說不可能,夏心曼桌上的電話響了,是總經理辦公室打來的。她聽了幾秒后,對陳思妤露出同情臉色,掛掉電話后,她手一攤,說道:“我剛說什么?”

              “被妳說中了?”陳思妤有點不敢相信。

              夏心曼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總經理有請。”

              “哼,妳不要看我這樣,我也是有免死金牌的。”陳思妤不死心地說道,她拿起一堆文件朝夏心曼揚了揚。

              到了總經理辦公室,她先將出差時的工作匯報了一下,然后將接下來的企劃方案遞了過去。

              總經理滿意地點了點頭,把陳思妤大夸了一頓,夸完后,他臉色一轉,嚴肅起來,不可否決般地通知她去當任新來的財務長助理。

              陳思妤表面一臉淡定,內心還是有點抓狂,她不緊不慢地說道:“很感激總經理對我的栽培和信任,可是這個企劃一直是我在處理的,目前才進展一半,要全部完成的話,至少還需要一個月時間,如果臨時換人,可能會影響到企劃的進度。”

              “這個企劃妳不用操心了,我已經安排好其他人接手,妳交接一下就可以。畢竟這個企劃比起財務長帶來的好處沒得比,只要妳做得好,很快就能升職了。”

              升職加薪人人都想,可是不代表人人都有這個能耐,陳思妤就覺得自己沒有。她早已聽說即將到任的財務官有工作狂的稱號,華爾街的人各個都很拼命,在那群人中都能得到工作狂的稱號,可見他是有多能拼呀。

              陳思妤工作再投入,也不可能把三分之二的時間都投到工作上,再說,如果做得不好,還有可能被降職。

              “總經理……”

              “思妤,這個機會不是人人都有,我前幾年去總公司的時候還沒見過這號人物,短短幾年時間,他就已經成了總公司最有能力的財務長,連收購光志集團這么大的案子,也只交給他一個人負責,我們只需從旁協助,可見他的能力,以及總公司對他的重視程度。妳跟了他不但能學到不同的金融專業知識,還能得到總公司的認可,這對妳以后的發展有幫助,等收購案子完成了,我讓妳升職,其他同事也無話可說。”總經理見陳思妤猶豫,便用另一種方法激勵。

              這的確是個好機會,可是利益和弊端占各一半,萬一她沒做好被降職了,甚至開除,豈不是得不償失?

              “思妤,妳一直是我身邊最有能力、最努力的下屬,如果這次協助工作做得出色,過不了幾年,妳或許能超過我的位置,機會和危機從來都是并存的,不然為何人人都要搶著要?”

              身為總經理,許廣山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特別會說服人心,陳思妤再怎么推三阻四,也擋不住他的話。

              一小時后,她走出總經理辦公室。

              夏心曼對這個結果早就料到了,她拍著陳思妤的肩膀安慰道:“這個機會確實很好,誰要真想要,總經理也未必答應。就比如說我,我能力不差,但是公司給我多少錢我就做多少工作,從不多做,所以總經理提都沒跟我提這件事。”

              還有臉說?陳思妤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

              “妳也知道我的志向不是在工作,所以我才會這樣,倒是妳的想去,妳自己知道嗎?”夏心曼突然收起笑容,一本正經地看著陳思妤。

              陳思妤一怔,她自己的志向嗎?在別人看來,她的志向恐怕就是努力往上爬,自己的努力引起公司不少同事的不滿,正如夏心曼所說的,她的勤勞將他們的懶惰襯托得淋漓盡致。

              所以,她的調職令一下來,公司就傳出笑話,都傳聞連總經理也看她不順眼,要讓她和總公司派來的工作狂一較高下,看看到底是誰工作更狂。

              別人只以為她是為了升職加薪,才會近三十歲了還沒交男朋友。只有陳思妤自己知道,她努力往上爬的目的,只是為了做到最好,讓那個人看到罷了。

              這么多年了,她一直靠著這個心愿撐到現在。

              可是那個人卻沒有出現過,陳思妤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能堅持多久。

              這一天,陳思妤做好了充分準備,敲了新任財務長的辦公室大門。

              “請進。”

              陳思妤應聲推開門,霍振延正坐在辦公桌前埋頭看文件,頭都沒有抬。

              辦公室是黑白的簡約風,一進去,陳思妤倏地感到一股壓迫感,默默地吸了一口氣后,她邁著沉穩的步伐,不疾不徐地走過去。

              直到陳思妤站定,辦公桌后的人才抬起了頭。

              這人看著很年輕,三十出頭,頭發精短,五官如同上帝精雕的藝術品,精致立體,薄唇高鼻,眉峰如墨色一般,眸光深威難測。身上穿著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渾身散發著疏離的氣息,像個威嚴不可侵犯的王者,感覺高不可攀。

              這樣的男人走在街上,無疑能令不少美女駐足,就像陳思妤現在這樣,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

              雖然她一臉平靜,但因為驚訝而微微睜大的眼睛卻出賣了她的內心。

              此刻,她的心已是翻江倒海,鼻子也禁不住發酸,記憶中那個已經模糊的人影和眼前這個人逐漸重迭,似乎完全一樣,又完全不一樣。

              一樣的是樣貌,不一樣的,是那種冷睿的氣勢。

              記憶的閥門彷佛瞬間被打開了,一下子回到了七年前……

              “今天晚上這一個場子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擠進來的,妳一定要謹慎,小心說話,只要其中一個人看上妳,妳欠的那筆錢就不是問題了。”學姐拍著陳思妤的肩膀說道。

              陳思妤點了點頭,然后跟著學姐進入酒吧。

              酒吧里的音樂很吵,絢爛的燈光閃爍,向來是乖乖女的陳思妤頭一回來這種喧囂的地方,有點不適應。不過,這是她橫了心要做的事情,所以她盡量克制住自己內心的反感,強迫自己表現出落落大方的樣子,緊跟在學姐身后。

              走進某個半開放式的包廂,走到沙發前,學姐推著她在沙發的空位置坐下,然后自己玩去了。

              陳思妤身邊的幾個年輕男人也還算有禮貌,沒有對她動手動腳。他們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沒有人跟陳思妤說話。

              漸漸地,緊繃的心放松,忽然,一只手臂搭在她的肩膀,頓時,陳思妤如同驚弓之鳥,瞬間彈離座位,臉上的平靜再也無法假裝下去。

              “怎么了,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那個男的帶著酒氣跟著她一起站起來,帶著笑意問道。

              陳思妤不敢抬頭看他,只是點了點頭,然后迅速掃了一眼四周,很快,她就看到學姐正在不遠處跟一個男的跳舞,她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張嘴準備喊學姐,可是手臂卻被身旁的男人抓住。緊接著,她被推到右邊那個一直喝酒,沒講過話的男人旁邊。

              “坐這里。”推她的那個男人從身后壓了一下她的肩膀,讓她坐到喝酒的那個男人身旁。

              所幸的是,那個男人一直獨自的喝酒,期間并沒有跟陳思妤說半句話,也沒有其他人再來騷擾她,她抬頭迅速掃了一眼,發現大家身邊都有女伴,緊繃著的神經頓時又再次放松下來。

              她的目光不經意落到身邊男人臉上,不看不要緊,這一看,陳思妤才發現這個男人的側臉長得也太完美了,簡直讓人不忍移開眼睛。

              他的眉骨高高的,顯得眼睛很深邃,鼻子挺拔,雙唇薄薄的,襯得下巴線條剛毅,也或許是因為昏暗的光線幫他增添了幾分神秘感,總之,陳思妤有點看呆了,只感覺他的身材高大修長,五官俊美。

              這樣的大帥哥,通常都是花心的比較多,可是他現在這樣,一直喝悶酒,反倒是很像被女朋友甩了。

              人世間的感情,總是很復雜,陳思妤見多了,也沒什么可好奇的。如果只是坐著就能拿到錢,她當然樂意之至。

              可惜,好事很少降臨在她頭上,她都倒霉習慣了。

              才坐了一會后,學姐回來,將她給帶到洗手間,最后一次的叮囑她道:“妳旁邊那個男的,家里很有錢,還長得很帥,剛被女朋友劈腿,心情非常不爽,所以他的好兄弟帶他出來玩。不過他有潔癖,所以他朋友知道妳是第一次后,開了一個很好的價錢,待會妳跟著他,他去哪里妳就去哪,聽到沒?”

              陳思妤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回到座位沒一會,那個男的就喝得酩酊大醉,嘴里開始嘟囔起來,不過他說的都是含糊不清的英語,陳思妤一句也沒聽明白。大家將他扶起來,準備送他回去。

              學姐連忙對陳思妤使了使眼色,和學姐一起的那個男人順勢將他的手臂架到陳思妤的肩上,然后直接說:“車子在外面,你們先回去吧。”

              陳思妤鼓起勇氣,架著比她高一個頭的男人坐進門口等候的車子。

              半小時后,司機輕車熟路的將車開到一棟別墅前,然后拿出了遙控器按下按鈕,別墅的大門就開了。

              到了門前,兩人將爛醉如泥的男人攙扶進屋里,陳思妤還沒來得及反應,司機就消失了。

              “喂,你應該把他送到床上再走吧?”陳思妤看著躺在地上的男人,不滿地對著門口大喊道。

              這么大一個男的,她這么瘦小的個子,怎么搬他,總不能任由他躺在地上吧?

              思來想去,陳思妤決定先將他叫醒。

              “喂?你醒醒,醒醒。地上很涼,你會凍感冒的。”她使勁晃他的身體,終于,他稍微有點清醒了,陳思妤連忙將他扶起來。

              男人緊蹙著眉,說了一句英語,這回陳思妤聽懂了,他在問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是司機送我們來的。”陳思妤回答道。

              他勉強地抬起頭,環顧了一眼并不是很明亮的大廳,突然就笑了笑,說道:“原來是我家。”

              “你家?”陳思妤無語,看來他是真的醉了,身體似乎又想倒下去,陳思妤連忙拉住他,對他說:“這是地上,不能躺,你的房間在哪邊,我扶你過去。”

              霍振延左右看了看,發現真的是地上,于是雙手撐地,準備起來,陳思妤順勢拉住他的手臂,連拖帶拉地將他從地上扶起來。

              “酒,喝酒……”霍振延嘴里嘟囔道,說著,還四處張望,像是在找酒。

              “你已經醉了,不能再喝了。”陳思妤勸道。

              “酒……拿酒……”霍振延不穩的身體搖搖晃晃地往前走,陳思妤扶著他,好不容易找到樓梯,猜想房間應該是在二樓,于是架著他,準備上樓。

              他真的好重,陳思妤暗暗叫了一聲,然后咬緊了牙關,使出吃奶的力氣,將他扶到樓上。

              好不容易將他帶到一間看著像是主臥房的房間里,她扶他到床上后,陳思妤幫他脫了鞋子和外套,然后手忙腳亂地在浴室找毛巾想幫他擦臉,還幫他備了熱水。

              等陳思妤回到房間,床上的人已經起身,手里不知從哪里又拿了一瓶酒,正仰頭喝著。

              陳思妤想勸,但是又不知道該怎么勸,她并沒有權利阻止他喝酒。所以,只是慢慢走過去,將毛巾遞給他。

              霍振延轉頭正好看到陳思妤,然后一把抱住她,嘴里嚶嚀道:“蔓蒂。”

              一股酒氣撲面而來,將陳思妤緊緊包圍住。

              陳思妤本能地想要去反抗,不過理智卻阻止了她,她默默地提醒自己,今晚來這的目的。

              酒瓶掉到地上,霍振延彎下腰,一把將陳思妤打橫抱起來,然后放到身后的床上,自己的身體也順勢壓下去。

              男人帶著醉意用中文問了一句,“為什么要背叛我?”

              屋里始終很昏暗,陳思妤看不清他的臉,聲音卻帶著磁性,很好聽。

              但是他的語氣里滿是哀傷,讓人看著心疼。陳思妤想,他可能是把她當成他的女朋友了。

              看樣子,他應該很在乎他的女朋友。

              “對不起。”陳思妤拍他的背,輕聲說道,她想,如果這個男人把她當成女朋友,這句話多多少少,可以給他一點安慰。

              但是他反倒受到刺激,忽然大聲咆哮道:“對不起有什么用,妳知道我有多愛妳,妳知道嗎?”

              陳思妤不知所措,霍振延的唇覆上她的唇,沒有絲毫溫柔可言,像是懲罰一樣,他用力搜刮著她嘴里的每一寸,似乎用這種方式來宣告,她屬于他。

              陳思妤緊緊皺著眉頭忍耐,第一次跟男人這么親密,她并沒有特別害怕,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所以她不會表現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來。

              “別……”陳思妤忍不住想要發出聲音。

              陳思妤無法抑制自己快要奔潰的情緒,只好伸手捂住嘴巴,她不會哭出來的,更不會阻止他。

              絕不。

              ……

              也不知什么過了多久,她感到身體一陣輕盈,彷佛飄了起來,那種感覺很舒服,她緊鎖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了,腦海里也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沒有,她感到自己的意識漸漸渙散了……    (快捷鍵 ←)./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