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x7lwc"></li>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1.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dl id="x7lwc"></dl>

        2. 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青微友妻 第二章

          友妻 第二章

          作者:青微書名:友妻類別:言情小說
              那時剛滿二十歲的楚惜,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勤勤懇懇賺小金庫,安分守己的普通大學生一枚。她的成績全校出名的好,當初以第一名的成績,作為優等生放棄國立大學,轉而讀這所貴族私立大學,就因為它提供的獎學金和免學費優待。

              不過,楚惜在這所私立貴族大學里能小有名氣卻是因為……所有聽到她名字的同學心里,腦海中第一個跳出來的想法都是,那個無時無刻想著賺外快的女財迷。

              在這遍地都是富家子女的私立貴族大學,楚惜賺錢的法子很多。小到代人占圖書館座位,代人上課出席點到;大到賣上課筆記,幫忙完成論文等等。

              這些富家子女出手向來闊綽,來大學不過是混日子,所以那些所謂的雜事,都是楚惜的賺錢之道。

              不過相對于大學這些絕大部份有來頭的富家子女,楚惜的背景倒有些令人覺得神秘。

              當初入學時填寫個人資料調查表時,她絕大多數的填寫欄上都只有一個無字,包括親屬關系。就因為這件事,系主任還單獨找她談話,結果她三緘其口,什么都沒有說。最后系主任介于她是全校第一名的榜首,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不過大學本來就是個連系主任一學期都見不到幾次面的神奇地方,除了自己的小團體,誰還有功夫搭理誰,何況像楚惜這樣什么團體活動都不參加的小人物。

              她之所以不參加集體活動,只是她沒有其他人那樣的好命罷了。

              那些人沒錢的時候一個電話打回家,向自己的父母家人撒個嬌,哭個窮,銀行賬戶立刻就多了一筆所謂的零花錢,而她,沒有那樣的人可以依靠。

              從國中起,楚惜就知道,她要在這個社會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對于那些衣食無憂的富家子女來說,團體活動代表著玩樂,而對她來說,那就是長了翅膀會飛走的鈔票。

              有些人在背后笑她臉皮厚,見錢眼開。

              楚惜聽了只在心里冷笑,臉皮值多少錢一斤?能拿出去賣的話,她絕對毫不猶豫第一個拿去賣。

              不為五斗米折腰,那樣的人一定還不夠饑寒交迫,至少那人還有力氣在為那不值錢的氣節強撐面子,她如是在心里評斷道。

              此時,為了五斗米奔波的楚惜,一邊以恨不得身后長出翅膀來飛的速度竭力地跑著,一邊不安地頻頻看手腕上的手表。

              今天經濟學的老教授慢下課,害得她現在必須跑著去公車站,才能趕上今天下午的打工。

              她這個月兼職地方的老板脾氣蠻好的,就是他的老婆十分摳門,就恨不得逮住她的錯誤,好扣她薪水。

              所以她暗暗在心里祈禱,老天保佑,可千萬別讓她遲到。

              誰知,老天爺可能正好去睡午覺了,沒聽見她的祈禱不說,還給她順手劈了道雷。

              楚惜跑著經過籃球場的時候,一群身材高大的男生正在場上揮汗如雨地打籃球,而旁邊自然也有一群花癡妹,興奮的歡呼尖叫,那分貝差點讓楚惜腳底打滑。

              只見一個男生一躍而起,緊扣籃板,場下那幫女生分貝聲又提了一個高度,“看到沒,看到沒,是陸齊銘,他要扣籃了,好帥啊……”

              “我不行了!”有女生一副要暈倒的模樣,“陸齊銘真的太帥了,加油!”

              “可是我覺得林學長也好帥,天啊,剛才我和他視線對上了,他在看我,他在看我!”

              楚惜此時真恨自己的聽力好,讓這些莫名其妙,外加做作的話進入自己耳內,引起陣陣雞皮疙瘩,所以,她不由得就快了腳步。

              突然,周圍都安靜了,猛地只聽見一聲聲的驚呼聲朝自己這個方向而來,“同學小心!”

              楚惜直覺是朝自己喊的,所以本能的回頭,卻被某個東西重擊,然后……就華麗麗地被砸暈了。

              陸齊銘第一個跑到她身邊,剛好聽到她昏厥前的最后一句話,“錢……”

              陸齊銘挑了挑眉,臉色并不怎么好看。

              眾人圍了過來,七嘴八舌地討論著怎么辦。

              吵吵鬧鬧的聲音,讓陸齊銘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煩躁。他蹲下來將躺在地上的女人一把抱起,然后朝同隊的李虎說道:“我帶她去看醫務室,有什么事等我回來。”

              李虎點了點頭,目送自家隊長離開。

              旁邊的女生們帶著星星眼,又是嫉妒又是羨慕,都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那女生是誰,不會是故意裝暈的吧!”

              “要是能讓陸齊銘這樣抱我,別說是被籃球砸一下,砸死都無所謂。”

              “可是他真的好帥啊,不行不行,我要流鼻血了。”

              李虎他們聽到以上類似的花癡對話,實在無言的很。

              剛才老大的意思就是讓他們不要和對方那隊卑鄙小人動手,雖然他應了,但是心情實在不爽,于是惡狠狠地瞪了另一隊。方才用不當手段截籃板的人,放言道:“你們給我等著,今天這筆帳還沒完!”

              那一隊的人立刻不甘示弱,“有種就來,怕你們啊!”

              就在兩隊你推我攘,矛盾一觸即發之時,一道溫潤如風的聲音插了進來,“今天先解散了。”

              “隊長!”見自家隊長有意息事寧人,李虎敵對的那隊人有些不甘心。

              李虎冷冷地瞥了一眼他們,“林挽風,你不愧是隊長,果然比他們懂事。”說完帶著自己隊的人走了。

              林挽風笑了笑,彷佛絲毫不在意,然后朝醫務室的方向走了。

              楚惜醒過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滿目的雪白,腦袋還在隱隱作痛。

              似乎察覺到她醒了,有人快步走了過來。

              “妳沒事吧?”明明是關心的話語,從陸齊銘略顯平淡的聲調中,楚惜硬是沒感受到半點溫暖。

              旁邊另一個男生看起來就和藹的多了,“楚惜同學,妳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有的話,我叫醫生過來。”

              聞言,陸齊銘冷哼了一聲,明顯對他的故作殷勤嗤之以鼻。

              “怎么回事,我怎么會在這里?”楚惜打量著周圍,掙扎著坐了起來,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額上貼了紗布,腦袋還有些暈眩,“還有,你們是誰?”

              “我叫林挽風,他叫陸齊銘。”林挽風和楚惜的成績一向不相伯仲,所以他認識她。

              但看她的目光很顯然的,人家沒有認出他,“楚同學,上個月全校成績,妳全校排名第一,我第二。在大禮堂接受校長表揚的時候,我們不是見過的嗎?”

              “……是嗎?”楚惜明澈的眼眸,此刻忍不住流露出一絲尷尬。

              她當時好像惦記著猜自己手上,校長給的獎金信封里裝了多少錢,至于其他的……她根本沒時間關注。

              好在林挽風完全不介意,反而徑自道歉,“今天的事不好意思,都怪我們打球太激烈,讓球飛出去,沒想到會砸傷妳,真的很抱歉。”

              “若不是你們那隊有人耍小動作截球,也不會有這樣的意外了。”陸齊銘睥睨著林挽風如此說道。

              相對于他的冷言冷語,林挽風還是那副好脾氣的樣子,只是嘴上也不肯讓步,“犯規嗎?李虎之前截籃板球的時候,也未必沒有耍手段吧?”

              “別以為誰都和你們一樣沒品!”

              楚惜看著他們你來我往的爭鋒相對,即使再胡涂,也嗅到了空氣中那一絲火藥味。

              眼前這兩人,擺明了不對盤。

              這樣的氛圍,她夾在中間倒有些不自在起來,“那個,我沒事了,今天謝謝你們……”突然她想起了自己下午打工的事,看一眼手表,驚呼一聲,“糟了!”

              在場的其他兩人看到她竟然想要自己拔掉手上的點滴,明顯都吃了一驚,不過,陸齊銘動作明顯比林挽風要快。

              他一把捉住楚惜要拔針頭的手,皺起眉頭問道:“妳在干什么?”

              “你放開,我來不及了……”楚惜急的恨不得手腳并用推開眼前的男人。

              “妳現在在打點滴,有什么事等點滴滴完再說。”霸道不容拒絕的口吻。

              楚惜盯了他三秒,倏地拔了,毫不畏懼地回答,“現在沒在吊了,它可以慢慢滴。”

              林挽風在一旁看著,忍不住笑了。

              而陸齊銘也是明顯的有些錯愕,忍不住多看了兩眼低頭穿鞋的女人。“妳……”

              陸齊銘剛要開口,卻被一陣手機鈴聲突兀地打斷。

              楚惜從衣兜里翻出了一支舊款掀蓋手機,按了一下還接不了。她好像習慣了自己手機似的,面色如常地拍了兩下機身,總算是聽到對方的聲音。

              這都什么年代了,還有人用掀蓋手機?

              楚惜接完電話顯得垂頭喪氣,他們只聽到她說的最后一句話是,“好,我知道了,謝謝老板。”

              剛才還喊著來不及了的人,現在卻又坐回床上,還一副遭受打擊的模樣。

              “喂,妳這是什么表情?”陸齊銘發誓,他真的只是好奇。

              楚惜不理會他,失神一樣的喃喃自語著,“我的兼職,我的鈔票……可惡!竟然就這樣泡湯,我才做了一個禮拜,要是沒貪快捷方式走籃球場那條路就好了……”

              她的話,讓在場的兩個男人都小小的汗顏了一下。

              正當氣氛尷尬的時候,護士走進來,“這位女同學點滴打完就可以走了,這是你們剛才沒有拿走的繳費單。”

              楚惜終于回過了神,“是你們幫我付醫藥費?多少錢,我還你們……”她接過護士手里的收據,覺得頭更疼了,驚呼出聲,“八百元!”

              發覺自己失態了,她轉過身背對眾人在墻角碎碎念,“有沒有搞錯,吊個點滴,居然要八百元,不是免費的嗎,私立大學的醫務室還真是黑的可以!”

              “這位女同學,醫生剛才幫妳檢查的時候,發現妳營養不良,有點貧血的癥狀,所以還打了兩劑營養針,扣除學生的保險跟優待,八百元不算多。”林挽風好笑的看著她。

              “不過妳不用還,反正陸大少爺家大業大,這點錢他不放在眼里。”

              楚惜聞言沒有面露喜色,倒是一本正經的反駁,“我的醫藥費,怎么能讓別人付錢,我自己會付。”

              “不用。”陸齊銘一板一眼地回答。

              “不行。”楚惜很堅持地說道:“雖然是你們害我受傷,多少也怪我自己不小心才會被球砸到。而且一碼歸一碼,我沒有白占便宜的習慣。”說完她在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一個零錢袋,把里面的錢全部拿出來,認真的數了起來。

              一分鐘后,陸齊銘從她手上接過那一堆零錢時的心情,這輩子都不會忘了。    (快捷鍵 ←)589640.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