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x7lwc"></li>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1.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dl id="x7lwc"></dl>

        2. 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安祖緹一步一步勾引你 第三章

          一步一步勾引你 第三章

          作者:安祖緹書名:一步一步勾引你類別:言情小說
              “是有一個啦……”席雪喬說得有些含糊曖昧。

              “什么叫有一個?難不成妳都同時交好幾個?”同學質問。

              “不是啦,這是口誤。”席雪喬哈哈一笑,“未來的事很難說啦。”

              被拉坐在周新舒旁邊的殷士宸靜靜的看著那笑得花枝亂顫的女孩,注意到她的眼神很心虛,就像想隱藏信用狀態來銀行借款的客戶。

              她根本沒有男朋友吧。他推測。

              “妳該不會以前交過很多男朋友吧?”又有人好奇的問。

              “男人這種東西,就是交往之后覺得不適合,就要趕快快刀斬亂麻的啊,畢竟我們女生的青春有限嘛。”席雪喬只能當在應付難纏的客人般笑著。

              可以不要再講男朋友了嗎?

              她很怕會漏餡啊!

              畢竟她其實一點經驗也沒有,未來也不想點上這方面的經驗值。

              “不要最后撿到一顆龍眼就好。”冷不防有人吐槽了一句。

              席雪喬轉過頭去,毫不意外是周新舒。

              她的話立刻引起男人們的共鳴。

              “就是啊,靠著條件好,一直挑一直挑,小心最后年紀大了,就只能委屈跟顆龍眼在一起了。”

              “如果最后真的沒適合的對象,單身也可以啊!”有女生不平道。

              “沒有真的想單身的人啦,都是被挑剩,沒男人要的!”一個男同學擺出輕蔑的神色。

              他那不屑的態度,讓席雪喬強壓抑著的防衛冒了出來,張起了刺。

              “那你自己條件是有多好?”席雪喬瞪著男同學,“說說看啊?你年薪多少?女朋友又有多優秀?”

              “席雪喬,妳怎么還是跟高中時一樣,很愛找架吵啊?”男同學不爽的回嘴。

              “不就是你們先說龍眼的嗎?”還敢說是她找架吵?

              “說龍眼的又不是我!”男同學冤枉的指著周新舒,“是她說的耶。”

              “我又沒說錯,”周新舒一撇嘴角,“妳以為妳現在的條件是有多好可以挑東挑西……”

              “這有什么好吵的啦!”與服務生一起端了食物過來的馬千媞笑著阻止這即將一發不可收拾的爭吵,“來,吃東西,這是我店里銷售最好的串燒,大家嘗嘗看,今天想吃什么都無限量供應喔!”

              “我要再一杯生啤酒。”有人喊。

              “壽司啊,再來兩盤綜合壽司吧……”

              馬千媞順利的將戰火平息,席雪喬吃了兩口菜后,就有些煩躁的拿起包包起身去廁所。

              望著鏡中那彷佛有怨無處訴的憋屈的臉,她突然后悔來參加同學會。

              她應該讓過去的事情就這樣過去的,干嘛幼稚的戴著鉆石戒指想炫耀現在的事業有成,結果還不是落入跟十年前一樣的情境。

              她真的不該來的,以后也應該不會再參加了。

              她想,再坐一會兒就找理由走吧。

              從廁所出來時,她聽到同學的話題中心竟然又繞到她身上,只是內容十分不友善。

              “……不覺得她很夸張嗎?這樣也可以吵?”

              “她高中時表現得好像圣女一樣,男人靠近她就會罵人,現在卻是一個睡過一個。”

              “我看她高中時是故意掩藏真實性格的吧,到處誘拐男人才是她真正的本性。”

              “你們覺得她真的是在化妝品公司當組長嗎?那種國際大廠耶,我看是騙人的吧,憑她那種頭腦。”

              “對啊,我問她有沒有打折,還給我五四三,可見一定是騙人的。”

              “我看連那鉆戒也是假的吧,五十分的鉆石不便宜耶……”

              聽著他們的胡說八道與臆測,席雪喬怒火上涌,正想上前理論時,突然有人出聲了。

              “她說的都是真的。”

              她一愣,聽出為她辯解的人是殷士宸,在場的同學沒有人嗓音比他更低沉的了。

              他“又”幫她說話了?

              “啊,是真的嗎?你怎么知道?”立刻有人提出質疑。

              “我妹是她的同事。”殷士宸語氣很是平淡,聽不太出什么起伏。

              席雪喬聞言整個傻了。

              殷士宸的妹妹竟然是她同事?

              她的同事有姓殷的嗎?

              而且還要是認識她的……

              席雪喬迅速在記憶里搜尋起來。

              可她想了老半天,就是記不起來有哪個認識她的同事姓殷了。

              “所以她的確是一個男友換過一個?”

              “我沒聽說過這種事。”殷士宸淡道。

              這時突然有人匆匆打開店門,跑了進來。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與席雪喬擦肩而過的男人忽然像發現新大陸似的旋轉腳跟,面向席雪喬。“妳是……我們班上有這么漂亮的女生嗎?”

              油嘴滑舌。

              席雪喬在心中冷聲咒罵。

              這家伙的死樣子,十年了還是沒長進。

              郭哲嘉的嗓音宏亮,和室里的人立刻很有默契的停止討論。

              “郭哲嘉!”熱情的聲音傳了出來。

              席雪喬注意到周新舒擺了一個臭臉,看樣子這兩人應該是分手了。

              “哈啰!”郭哲嘉一副世紀偶像的姿態朝眾人揮揮手,接著又轉頭面向席雪喬,“妳是不是馬千媞的妹妹啊?長得真漂亮,我叫……”

              “郭哲嘉。”席雪喬面無表情的回。

              就算她老年癡呆又失智,也不會忘了這名字。

              “妳怎知道……啊,對了,剛我同學有叫我,來,妹妹……”

              “她不是我妹妹啦!”被指為“姊姊”,讓馬千媞有些不太開心的賞了郭哲嘉一肘子,“她是席雪喬。”

              “席雪喬?”郭哲嘉愣了愣,那表情明顯沒想起來她是誰。

              席雪喬啼笑皆非。

              當年把她罵得這么慘,侮辱得這么徹底,結果竟把她忘了?

              “啊!席雪喬?”郭哲嘉呆了至少五秒鐘才想起來。“妳是席雪喬喔?”

              郭哲嘉下意識就往她瞟過去。

              雖然她穿了一件略微寬松的洋裝,但仍難掩好身材。

              郭哲嘉揚起微笑,感覺猥瑣。

              他那毫不遮掩的下流目光讓席雪喬覺得惡心,沒有理他就往和室走去。

              她坐下后,郭哲嘉不請自來的也挨著她坐下了。

              “妳變超多的,真是女大十八變啊。”

              “我二十八了。”席雪喬冷冷吐槽,完全沒在客氣的。

              “二十八長得像十八,也太會保養了。”郭哲嘉贊美道。

              席雪喬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腦勺了。

              眼角余光察覺到坐在斜對面的殷士宸正望向她,她連忙轉過頭,想詢問殷士宸妹妹叫什么名字時,郭哲嘉將馬千媞拿過來的冰啤酒移到她桌前,繼續大獻殷勤。

              “妳現在住哪?”

              席雪喬完全不想理他,打算起身換座位時,郭哲嘉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看著她手上的鉆戒。

              “妳結婚了?”郭哲嘉臉上寫著滿滿的失落。

              席雪喬惱怒的抽回自己的手。

              “那她自己買的。”對面的周新舒插嘴,滿口酸言酸語,“人家可是大化妝品公司的組長,錢賺很多的呢。”

              “妳在化妝品公司上班?難怪皮膚這么好。”郭哲嘉拿出手機,“我們交換……”

              席雪喬完全沒給他面子的站起身,她一時之間不知要坐到誰身邊好,畢竟她在這個班上沒有什么比較好的朋友,直到她跟殷士宸的目光對上,立刻做了決定。

              “我可以坐你旁邊嗎?”她走到殷士宸身邊問。

              在座的同學交換著眼神,郭哲嘉不太爽的咬了咬牙。

              當初跟郭哲嘉分手分得也挺難看的周新舒冷笑著。

              “可以。”殷士宸從后頭拉了張坐墊,另一邊的同學往旁邊移動,挪出了空位給她。

              席雪喬坐下后,因口渴而先拿起啤酒杯,咕嚕咕嚕,一口氣喝掉了三分之一。

              “雪喬的酒量不錯喔,”坐在她右手邊的男同學嘻笑道,“該不會你們公司也要應酬吧?”

              “不用應酬。”席雪喬瞥了他一眼,不確定這人是不是也在剛才說閑話的人當中。“我的工作還滿單純的,主要是督導管理手下的柜姐、策畫活動、協助沖業績之類的,不用去應酬干嘛的。”

              “你們公司那么多漂亮女生,能不能幫我們辦個聯誼?”對面的男同學興致勃勃道。

              “啊?聯誼?你哪間公司的?”席雪喬好奇的問。

              “我在竹科上班啦,公司里都是男生,想找老婆超難的。”男同學一臉無奈的嘆氣。

              “但是化妝品柜姐是不是很多人追啊?”有人好奇地問,“平常夜生活一定很豐富吧。”

              “并沒有好嗎?”席雪喬白了說話的人一眼,“我們的生活很單純的,而且有不少外縣市的同事住在宿舍,放假都是一起出去玩,有男朋友的人沒想象的多。”

              “那好,”想聯誼的男同學拿了名片給她,“有好消息再通知我一聲。”

              席雪喬心想這也是證明她的確是在化妝品公司上班的機會,就把名片收下了。

              趁無人打擾,席雪喬轉頭又想問殷士宸到底他妹妹是誰,他竟然起身,去幫馬千媞端東西。

              “千媞,妳別忙了,東西夠了,坐下來一起聊吧。”周新舒吆喝道。

              “好啊。”馬千媞解開了圍裙,就在席雪喬旁邊坐下來了,殷士宸因此坐到另一旁去,這讓席雪喬再也沒機會問殷士宸了。

              幾名單身王老五的同學對于柜姐非常的有興趣,故一直纏著席雪喬聊這方面的事,席雪喬本不想理他們的,但他們提了太多錯誤的信息跟偏見,讓席雪喬感到很是不爽,于是就趁這個機會一一的澄清。

              漸漸的,席雪喬覺得困了,說話的速度已經趕不上思考的速度。

              她是今天一大早特地趕車下來的,一回到老家,行李剛丟下就趕忙找了美發院洗頭,吹的發型不滿意,又溝通了好一會兒時間,讓她沒得休息,化了妝換了衣服就乘車趕來這了,加上喝了數杯啤酒混清酒的關系,有了醉意的她,靠著旁邊的梁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她醒來時天已經亮了,揉了揉惺忪睡眼,突然發現眼前的一切看起來好陌生。

              這是哪?

              她納悶的坐起身,竟發現──

              她沒穿衣服!    (快捷鍵 ←)589699.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