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x7lwc"></li>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1. <listing id="x7lwc"><object id="x7lwc"></object></listing>
          <dl id="x7lwc"></dl>

        2. 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可樂你的暖男我的冰山 第二章

          你的暖男我的冰山 第二章

          作者:可樂書名:你的暖男我的冰山類別:言情小說
              陌生男人走后,孫上羽見葉梓耀沉著臉不知想什么,斜歪著頭湊向他,問:“喂,不會生氣了吧?”

              因為她的突然靠近,葉梓耀回過神,對上她突然在眼前放大的容顏,心不由得狠狠一顫。

              之前他看過孫上羽的生活照,只覺她是一個容貌精致秀雅的美女,剛才一陣混亂,他也沒能細看她的模樣。

              此刻,這一定下心來仔細看她,他竟覺得孫上羽的某些角度某些表情……很像寧俐。

              想起寧俐,他的心迅速冒出苦澀。

              寧俐是妹妹的同事,也是多年來難得讓他心動的女生。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寧俐的心早在遇到他之前,就被她一個鄰家大哥哥給偷走了。

              而寧俐的那個鄰家大哥哥他也認識,是他兩年前任職的大賣場的經營者“三威集團”的總裁。

              即便他的外在條件不比對方差,但對方的家世財勢比他更高等卻是不爭的事實,再加上寧俐早認了死扣,他連一丁點奪得佳人芳心的機會都沒有。

              于是這段連開始都還沒開始的單戀便默默夭折了,在兩年前他出國進修前,聽說寧俐已經嫁為人婦……

              見他持續保持沉默,孫上羽有些摸不著頭緒地嘟囔,“還真的生氣了?”

              他來接機,不就表示他和父親已經達成準備當孫家大小姐的駙馬爺的共識了嗎?

              既然有這樣的心思,怎么可能為了她拿“未婚夫”這個身分當擋箭牌生氣?

              孫上羽越想越覺得奇怪,葉梓耀因她那一聲嘟囔回過神來。

              他暗暗寧定波動的心情,也沒反駁,只是淡淡扯唇笑道:“沒有。我去一趟洗手間,等我。”

              孫上羽看著他陽剛的臉龐掛上溫謙的微笑,莫名的心中涌上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他的笑很有距離感,讓她感覺有些不舒服……

              意識到自己這個念頭,她連忙甩頭把那奇怪的情緒拋開,并不斷的告訴自己,她這次回來是要讓這男人打消娶她的念頭。

              他怎么笑可不關她的事,她要讓他知道的是,要當孫家駙馬爺、當她孫上羽的另一半可不容易。

              他可以得到孫家上下歡心,不代表可以得她這個大小姐的歡心,想接住那由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也要有強壯的臂膀可以承受!

              孫上羽在等葉梓耀由洗手間出來的短短幾分鐘里,思緒激動的涌動如狂潮,以至于在葉梓耀走回到她身邊,她還是一臉恍然樣。

              “妳就這些行李嗎?”

              據他所知,孫上羽是被寵得如珠如寶的千金大小姐,時常代表孫氏家族出席各種公關場合,是代表孫家的臉面。

              這樣的她必定經常光鮮亮麗地出現在許多公共場合,理所當然的行頭應該也不少。

              他早做好當苦力的心理準備,卻不料孫上羽回過神,望向他說道:“嗯,就這些。”

              她的回答讓葉梓耀有些訝異,孫上羽卻因為他臉上的表情感到疑惑,“怎么了?”

              “我以為妳應該會有更多行李。”

              因為出了神,孫上羽答得直接,心里暗暗為自己錯估情勢扼腕。

              都說要打退男人妄想娶她的念頭了,她應該弄個奢華一點的排場,少說也得拖個幾箱行頭,再打扮得更符合“千金名媛”的身分,讓他強烈感受一下駙馬爺飯碗不好端的氣勢。

              不過無妨,她與他之間才剛開場,小小失算應該不至于影響賽果。

              她略定下心神,揚起漂亮的嘴唇,冷嗤了聲。“看來你對我的了解是建立在我爸爸和我哥哥的述說,這樣……你還敢娶我喔?”

              他不置可否的聳肩,直接岔開了話題。“該走了,晚了妳的家人會擔心。”

              話一落,他挪動長腿,徑自向前邁進。

              孫上羽望著他這反應,暗暗在心里為他拍拍手。

              想來這個葉梓耀是真做足了端著駙馬爺飯碗的心理準備,對于她的暗諷沒半點反應。

              只是細想又覺奇怪,如果葉梓耀是真做足了端著駙馬爺飯碗的心理準備,不是應該要更討好、巴結她嗎?

              他對她的態度未免也太淡定了吧?

              又或者這只是他欲擒故縱的小手段?

              孫上羽不斷思索,想得思緒有些混亂,見他還真的不等她就徑自走開且越走越遠,不得已只好小跑步追在他身后。

              好一會兒,兩人上了車,相較于孫上羽坐在副駕駛座氣息不穩的喘著,葉梓耀卻是氣息沉穩、態度從容。

              她覺得有些狼狽,瞋了他一眼。“又不趕時間,走那么快做什么?”

              葉梓耀分神瞥她一眼,微笑道:“大小姐不用配合我,您慢走,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妳。”

              聞言,孫上羽微微一怔。

              這話聽來體貼,但怎么感覺有些奇怪?

              是……是在笑她動作慢?腿短?

              孫上羽因為他的一句話,腦子浮現一堆莫名其妙的想法,一意識到這點,她暗暗咬牙。

              很好,既然他這么體貼,她就讓他好好表現一番。

              她身為代表孫家臉面公關,有千金大小姐的氣質卻沒半點驕縱,但畢竟當了二十多年的大小姐,真要她當“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傲嬌大小姐還不容易?

              她有的是時間和他慢慢玩,就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能體貼包容她多久!

              轉眼孫上羽回到臺灣已經過了大半個月,這一段時間,她因為久未回臺灣,于公于私的交際應酬多到將她的行程排得滿滿的。

              每天她都是在脫掉高跟鞋,躺在閨房里那張柔軟的公主床上才想起,自己忙到壓根兒忘了要處理她那“未婚夫”的事。

              奇怪的是,父親和哥哥最近也忙得早出晚歸,沒空在她耳邊碎念關于葉梓耀的半點事。

              她雖覺納悶卻也沒打算問,省得提醒父兄,她和葉梓耀之間那“未完待續”的發展。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她樂得過自己的日子,卻在今天一場午宴結束后正準備讓司機送她回家時,被一通陌生的來電瞬間將她拉回現實。

              “大小姐方便見個面嗎?”

              聽到電話那端傳來略沉冷的聲嗓,她覺得有些熟悉,卻又一時想不起在那里聽過。“請問……您是……”

              “葉梓耀。”

              一聽到那久違的名字,她驚跳地按按壓了心口。

              不會吧……想什么來什么,他在消失了幾天后突然約她的用意是什么?

              臨近傍晚,天空被染成一片絢色霞光,天空美得很繽紛,孫上羽的心思卻是雜亂的很繽紛。

              她瞄了一眼上車后便不發一語的男人,心頭納悶得很。

              也不知道這男人是怎么回事,在接到她開車上路后,便悶頭開著車,那雙濃俊的眉彷佛一直在思索很艱澀的問題,始終緊蹙著。

              身處在車內有限的空間,感覺他沉重的思緒,她按捺不住地打破沉默問:“你找我什么事?”

              “關于我們之間的事,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好好談談。”

              在孫上羽回國后,他每天在公司遇見孫家父子,兩人有志一同總是會問起他和孫上羽的進展。

              天知道,自從他從大半個月前將孫上羽由機場接回家后,兩人根本沒有交集,他的所有心思便是放在公事上,壓根兒忘了還有孫上羽這號人物。

              然而在他忘了孫上羽這號人物時,總是有人會時時刻刻提醒著他,她的存在。

              拖了幾天,他被問得耳朵快長繭了,不得不在繁忙的行程里抽出空檔,主動找女主角好好地聊一聊關于他們那被直接定義的關系。

              “談什么?”

              “我想這件事我必須向妳澄清一下。”

              葉梓耀邊說邊皺眉,終于喬定時間,打了電話,他卻還沒想到該到什么地方談。

              兩人根本就不熟,對彼此的喜好興趣也不了解,再加上談的又是比較私密性的事,到底要怎么開場才適當?

              再說了,他們現在塞在車陣中,等離開車陣也不知會花多久的時間……當下他就決定速戰速決,把話給攤明了說。

              “澄清什么事?”

              “訂婚的事……是孫叔和孫哥瞎鬧的決定,妳不要當真。”

              孫上羽定定看著他,很努力想由他平和淡定的側臉探出半點玩笑的情緒,但可惜,男人嚴肅的讓她不得不跟著認真了起來。

              “瞎鬧的決定?但就我所知,我爸可是挺認真看待這件事。”她笑,語氣里帶著淡淡的嘲諷。

              聽從父母之命搞媒妁之言的婚姻擺在現代,讓她一整個無言。

              葉梓耀不傻,當然聽出藏在她那淡笑聲里的意思,“我真的很感謝孫叔的知遇之恩,也一再告訴他,我會將出國深造的錢還給他。至于他安排的職位,我坐上去就不會白干,一定會努力為公司創造更多利益。”

              在人生最低潮時能遇上孫氏父子是他的福氣,但他沒自我意識良好到認定可以平白無故得到這一切。

              即便孫氏父子的認定與他不同,他也決定在見到孫上羽后,便要表明自己的立場與心意。

              孫上羽凝著他堅定的剛毅側臉,暗暗思忖。

              真糟,她自詡閱人無數,多年的走跳讓她練就識人的火眼金睛,但、但……這個葉梓耀說得這般堅定懇切、不容撼動,讓她幾乎就要相信他的話。

              但只是一瞬間,她立刻甩開那被動搖的心思。

              孫上羽,別被騙了,這是男人以退為進,只求達到“娶她就可以少奮斗三十年”的手法吧?

              因為葉梓耀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話,被攪得不安又倉皇的心思略定,她反諷。

              “喔,那你還挺有骨氣的。一般人被我爸爸看上,還附送了我這么個漂亮又珍貴的大禮,少了三十年奮斗開心都來不及了……”

              她雖說著令他不舒服的話,但那張神似寧俐、甚至比寧俐更精致的臉,卻因為嘴角那一抹笑顯得更加嬌媚,讓葉梓耀的心不由得一顫。

              感覺胸口那一顫,他暗暗在心頭嘆氣。

              世人皆為皮相所惑,膚淺如他也不例外。

              慶幸,他尚且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樣的人生,該做什么樣的事去實踐完成自己的未來。

              確定這個想法,他正聲道:“在公事上我可以用實際行動去證明自己,但在感情上,我無法接受這種沒有感情基礎、互不了解的婚姻。”

              如果他能接受只是為了結婚而結婚,早在確定自己不是寧俐的幸福后,在那幾個對他有意的女性中挑一個合眼優秀的結婚了。

              他不需要等到現在,非得要孫上羽這塊大瑰寶不可;即便……娶孫上羽可以讓他少奮斗三十年。

              他剛毅深邃的臉部線條顯得意志堅定,這反倒讓孫上羽越發不確定。

              難道這一次真的是她小人之心了?

              葉梓耀真的只是因為抵擋不住案兄的盛情,不得不暫時頂下這一個當她的老公、孫家唯一掌上明珠的駙馬爺的頭銜?

              孫上羽沒有答案,只是懷疑地瞅著他,開口又說:“這世間的關系哪一個不是由陌生開始?沒有感情基礎培養便是了。”

              聊吧!聊吧!

              唯有如此她才有辦法滲透他真正意圖,再一舉擊破他不該有的肖想!

              看見她那雙水燦明眸閃著明顯的警戒,葉梓耀失笑問:“難道妳可以接受這樣的關系?”    (快捷鍵 ←)589701.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